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 >> 正文
 

大理“来”过外星人

2008-12-24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A3版 作者:尹明举 编辑: 
 
    讲大理故事,说人间传奇。
    大约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随着人类对宇宙空间探索活动的日益频繁,国内外对“天外来客”的猜测、“追踪”、暴料也越来越热闹,甚至出现了许多“UFO”探索者的学术团体。但是,在人们的印象中,这似乎是人类进入高科技时代的产物。殊不知此类传闻早在公元11世纪的大理国时期就已经有过记载。而眼下我们还可以直接读到的则是成书于明朝嘉靖年间(公元1522—1566年)的一部名为《淮城夜语》的笔记作品中的记录。作者署名“玉笛山人”,真名叫李以恒,《万历赵州志·儒学》卷中有他的条目,说他是凤仪的当地贡生。就是这位明代白族学者以《客星幻化》为题记录了“天外来客”光顾大理的传闻。为保证其史料价值,这里谨将原文用现代白话文直接译出,不作任何增删变动。
    嘉靖七年(1528年)夏天,五月初三日,有客星从天空东南方向出现,向西北方飞去,像一个发光的巨轮,忽高忽低,时走时停,当时有上千人共同目赌这一奇观。第二天夜里三更时分客星又再次出现,此次是从西北方向返回,到达点苍山下的绿桃村停了下来,降落在村子后边。那里有个名叫和庚的石匠,平日在山脚打石头,住在自己搭建的窝棚里,他被强烈的亮光惊醒,忙出窝棚观看。只见一座比房屋还大的碾盘样的东西停在那里,遍体放射着五色光环,其中走出两个有点像人又不是人的活物,当即把和庚抓进那大碾盘中。他们挖出和庚的心脏进行观察,和庚既没有流血也不觉疼痛。还听见他们发出声音,有点像说话却又完全听不懂。和庚此后便陷入迷糊之中,恍恍惚惚好像进入了一个仙境,不见人间房屋庄稼,却有日月星辰。那仙境地面全是红色的,却冷如冰冻。仙境中的“人”则既像人而又不是人,一个个长着圆脸,有三只眼睛,分不清男女老幼,身上的穿着也并非人的衣裳,口中的声音更不像人类语言……和庚越看越迷糊,不知身处何地,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苏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仍在打石场,回家后才知道时间已过去一年多了。家人一直找不到他,还以为怕是早被野兽吃了呢。
    作者在这篇笔记中还说,他得知此事后曾亲自前往访问,见过和庚的胸腹部有一条红色的痕迹,但和庚说从来没有过疼痛的感觉。文章说事隔五十三年之后,他又见过和庚,相貌仍如当年而不见衰老。文章最后说:客星幻化,世间多有传闻,大理国的记事簿中也有过记载,不知“客星”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人还是神仙?与它接触过的人,是祸是福也不好说。
    这是一个发生在480多年前的故事(原文见《大理古佚书钞》第396页,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记录这个故事的人也是与此同时代的学者。故事中所描述的景象与现代国内外报道中关于“飞碟”目击者所描述的场景大体相似。但正如我们对当今的报道不能绝对信以为真一样,也不可能据此断定外星来客确实早在明代就已经光临过苍洱大地。故事提示人们的是:人类还不能以自身科技发展的水平来衡量宇宙空间的发展,地球的时空观念与宇宙的时空观念也可能有很大差别。对宇宙的探索是无止境的。许多时候,科学的探索常常起源于漫无边际的幻想。当代有位哲学家曾说:“一个没有想像力、没有梦想、没有创造力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实现世纪的腾飞,需要脚踏实地的奋斗,也需要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梦想。”大理是个神话的王国,白族是个最富于幻想的民族,在大理这片土地上,抓起一把泥土都有神奇美丽的传说,但这不等于白族是个只会讲神仙鬼怪故事的民族。就当代人类对宇宙空间的探索而言,荣膺国家“两弹一星”功勋奖章、首创返回式卫星的工程技术专家、航天元勋王希季就是大理白族人,这是白族人民永远引以为自豪的。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网络中心:2120817 新闻服务热线:6985888 6985999 1357726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