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 >> 正文
 

漫话宾川瓦当

2017-12-13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山 程
    宾川地处滇西一隅,但砖瓦的使用并不落后。萂村汉墓就曾出土带有简洁纹路的墓砖。唐宋时期,宾川虽属于“南诏”、“大理”等地方政权,但与内地的文化交流从未断过。到了明代,中央在宾居川置宾川州,筑大罗卫城,有众多兵卒及家属迁入宾川,落籍定居,实行了军屯、民屯、商屯。随着汉移民的大量迁入,宾川的砖瓦用料,也逐渐受内地砖瓦用料的影响。萂村文字瓦、鸡足山铜瓦殿铁瓦、悉檀寺遗址莲花瓦当、金顶寺、大觉寺文字砖和州城文字古城砖等足以证明。
    所谓“瓦当”,是施于檐下筒瓦下部,俗称瓦头。古代称瓦背向上的滴水瓦的瓦头,其形状呈圆形或半圆形。其作用主要是保护椽头,不至雨淋日晒,同时,瓦当上多有图案或文字,也美化、装饰了建筑物,增加建筑的美感。它是中国古建筑物上一种不可或缺的饰品。建筑用瓦历史上主要有两类。一类是板瓦,另一类是筒瓦,我们所说的瓦当就是指筒瓦类瓦件。
    瓦当始于西周,至战国秦汉达到鼎盛。秦汉瓦当以其独特的构制成为现代金石书法、工艺美术的典范,被视为艺术瑰宝。秦汉时期的瓦当多数有纹饰,秦代的动物纹瓦当,手法简练、形象生动,有一种古拙之美。汉代的文字瓦当虽无具体形象,但书法结体、章法布局都经过苦心经营,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虽然宾川瓦当,其历史意义和艺术价值,远不能与秦砖汉瓦相提并论,但从民俗和民间美术角度,以及地方历史文化发展的脉络来看,它又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宾川的历史、文化、艺术风貌以及不同时期百姓的思想意识。
    瓦当当面,或有动植物图案,或有装饰文字,素面者较少。瓦当图案,是匠人们根据自然现象、动植物姿态,进行提炼加工,经土窑烈火烧制,赋予其内在生命力。宾川瓦当的图案内容包括动物、植物、文字、自然,以及天文地理。常见的有:仙鹤、虬龙、鹿、马、昆虫纹;莲花、牡丹、梅花、茶花、叶子、太阳、彩云、五角星、水流纹等,其他还有福字、寿字、喜字,以及“和平”、“斗私批修”等。边框则与内区图案相反,以几何图案为主,种类有点纹、乳钉、波线、连弧线以及由纹饰变化而来的一些纹样。
    宾川瓦当图案多以写实的手法,经过简化,使之适合于构图需要。其中植物纹、太阳纹等瓦当构图,多采用对称构图、同心辐射构图和均衡构图,这几种构图能使图案主次突出,节奏明确,画面效果统一,产生良好的视觉效果,还有安静端庄和自然之美;动物纹瓦当,则是以写实与写意相融合的变化图案,造型夸而不饰,饰而不娇,活泼舒展,自然奔放,笔调洗练,构图均衡,形神兼备,表现一种蓬勃旺盛的生命之美;文字瓦当,文字大多为阳文,字体以隶书和楷书见常,注重字的大小和布局,实现瓦当与文化的完美结合。瓦当上的字数没有规定,大多为一字、两字和四字。
    瓦当的作用不仅是保护椽头和装饰,不同的瓦当图案还赋有不同的文化意蕴和内涵,体现一种建筑独特的“艺术语言”。就宾川瓦当而言,动物纹瓦当,既是对动物形体的崇拜,又是对生命活力的向往,具有自然的美和浪漫的美;云纹瓦当,形象地显示了祥云缭绕,瑞气东来,是对现实生活中具体形象的高度概括;植物纹瓦当的文化内涵,与中国古典诗歌中植物内涵相似。牡丹高贵,以牡丹纹瓦当置于各路筒瓦最前边,象征家庭富贵吉祥。梅花脱俗高洁,多象征房屋主人坚韧顽强的品格……文字瓦当,内容多吉祥颂德之辞,简洁明了的表达人们对生活的愿望。有些瓦当纹样的流行还与佛教有关。
    不得不说的是,按旧制,一般只有皇家巨室衙门和寺院才能使用瓦筒与瓦当,普通百姓不得随意使用。云南多地名正言顺使用瓦筒和瓦当,始于明朝。明朝时,“下关风”大,时有大风吹落房瓦,砸死砸伤人畜的事情发生。洪武皇帝朱元璋,体察民情“特赦使用筒瓦”。而且时代不同,瓦当的形制大小也不同,越往后,瓦当越小,宾川瓦当亦如此。
    总体上说,宾川瓦当纹饰丰富、组合、多变,清新写实。从各式各样的瓦当图案,可以看到宾川的社会风尚和社会思想,佛教艺术,民间刺绣花样,以及外来文化与宾川文化相互碰撞融合的缩影。它们不仅记录时代的变迁,反映了时代和社会生活的变化,而且是宾川艺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显示出劳动人民的高度智慧和艺术才能。重要的是,不同瓦当,对宾川地区的金石书法、雕刻绘画、民间工艺美术等方面,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可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城乡建设的快速发展,现代建筑技术将逐渐代替古老的土木结构,瓦当也在逐渐消失。也许,在不久的将来,瓦当便会成为罕见之物。但它作为一种历史文化遗产,不应该在我们的记忆中消失,而应该得到研究宾川古代历史、文化、艺术等方面专业人士的重视。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