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 >> 正文
 

鸡足山:木增的功与德

2017-12-20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张   旗

 

   “(鸡足)山中功德,以(木)增为最”(《新纂云南通志》)。
    木增,丽江人,纳西族,明代丽江府第十二任土知府木青之长子,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袭知府职。
    万历四十五年(1617),木增为母亲求寿,向朝廷奏准在鸡足山建悉檀寺,捐银数万两,延请高僧释禅住持创修。该寺是木增在鸡足山修建的四大名寺之一。此外,还出资修建塔盘寺(即尊胜塔院,今为佛塔寺)、华严寺藏经阁、九重崖一衲轩、碧云山房。其中,投资最大、影响最大、历史较为久远的是悉檀寺,其次是塔盘寺。塔盘寺始建于崇祯十一年(1638),这年年底,徐霞客来到鸡足山,目睹了动工修建塔盘寺的情景。在游记里,他详细记载了为修塔盘寺引水的工程技术(即今之倒虹吸原理),并为之赞叹不已。另外,木增还在永胜、宾川、邓川等地购置1千多亩田地,捐给悉檀寺,由于木府和官绅的护持,至民国32年(1943),这份田产增达2417亩。悉檀寺成为山中田产最多的寺院。
    崇祯四年(1631),木增在华严寺建藏经阁,九重崖建一衲轩。崇祯十一年(1638 ),在文笔山建尊胜塔院(今佛塔寺),俱极精伟;并为悉檀寺僧本订立寺规,成为山中丛林楷模。
    现丽江博物馆还可以看到木增为悉檀寺所作楹联二联,再现了当年悉檀寺的人文景观:
    僧在竹房半帘月;鹤栖松径满楼台。
    谈空客喜花含笑,说法僧闻鸟乱啼。
    木增的后人清初土司木尧曾经多次扩建复修悉檀寺,从丽江运来的工艺精美的铜铸八卦大香炉、大钟等,为鸡足山的人文历史抹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把悉檀寺建得“宏丽精整,遂为一山之冠”。自建寺后300 多年,中间未曾有重大破坏。古人游记中曾有“绀殿十笏,丹楼五楹”,“游者若置身琼楼云阁中”的描述,自来就吸引着游山的文人学者。
    悉檀寺是鸡足山重要的文化地标,承载着近现代众多学者艺术家的文化信息。著名的白族学者、名流政要赵藩评论:“木增醉心佛教,往来各名山,特别爱鸡足山,建寺立规,历今三百年依然存在,我们游山住在寺中,看到窗明几净,使人联想到木氏之流泽长远呀!”
    1942年春天,徐悲鸿自大理前往鸡足山游览,临行前,有接待他的当地人士嘱咐其“最好住祝圣寺”。游览数天后,徐悲鸿兴致勃勃地回到大理,见到这位人士就说:“这次游览得很满意,我没有住祝圣寺,因我游览了好几座寺,感到都没有悉檀寺好,于是我就住在那里。”
    1952年、1963年,人民政府也曾于两次拨款修缮鸡足山诸寺院。遗憾的是,悉檀寺毁于“文革”,荡然无存。说是“遗址”,实际上只剩下一片树林和几堆荒草,残垣断壁,遗迹难觅。
    在时间的黑洞中,历史已悄然消失远逝,而今我们只能在一些残篇断简的缝隙中,窥探那些逝去了的历史文化的光辉。

    木增与徐霞客的生死情谊,是鸡足山人文历史传诵千古的佳话。徐霞客之所以二赴鸡足山,驻足鸡足山悉檀寺4个多月,修撰了《鸡足山志》,正是由于木增之礼聘。
    崇祯十一年(1638)腊月二十二,徐霞客首次登临鸡足山旅游考察,即在悉檀寺住宿。木增是鸡足山的大施主,悉檀寺僧人又多为丽江人,木增早有关照。徐霞客在鸡足山受到众僧热情地接待,大觉寺禅师赠送旅费,摩尼寺僧人特意用土特产品殷勤招待,茶果皆为异品。崇祯十二年(1639)正月十五,悉檀寺诸长老邀请徐霞客至西楼观灯,本寺诸僧侣环坐满堂,礼遇隆重,而外客和其他地方的僧人是不被接待参与的。在悉檀寺,徐霞客还观赏了鸡足山最为上品的兰花,雪兰(花是白的),玉兰(花是绿的);在砖砌热水浴池沐浴,热水是特意用药草煎过的。
    正月二十二日,木增派专人至鸡足山迎接徐霞客至丽江游览。二十五日,徐霞客到达丽江,在丽江游览半个月,受到木增极高礼遇的接待。在离开丽江前一天的日记里,徐霞客写道:“(二月)初九日,大把事复捧礼仪来致谢,……再以书求修《鸡山志》。”请徐霞客修“山志”一事,此前木增虽有口头约请,但在这里他又亲笔写信,再次郑重提出。
    徐霞客离开丽江,前往大理、保山、腾冲等地探险半年多。八月二十二日,返回鸡足山,仍住宿于悉檀寺,考察山水风物,揽胜搜奇,精心撰修《鸡足山志》。此志书的问世是鸡足山人文历史的一件大事,此举开了修《鸡足山志》之风,为宣传鸡足山,传承鸡足山的历史文化做出了重要贡献。于此,我们不难看到木增的远见卓识。
    崇祯十三年(1640年)正月,徐霞客终因沉疴不治,“两足俱废”,遗憾再也不能跋涉游历。而此浙、楚、粤、黔、滇的“万里遐征”,自崇祯九年(1636年)农历九月十九日始,至此已三年有余,思乡之心尤切。徐霞客遂由木增派滑竿护送返乡。当徐霞客向鸡足山众僧告别时,悉檀寺全寺僧人在山门排成长队挥泪相送,木府派出的8个壮汉,轮流肩抬滑竿,身背书箧行囊,跋山涉水,日夜兼程,历尽艰辛,至湖北黄冈,又自黄冈乘船,历时156天,于崇祯十三年(1640年)六月,将徐霞客及基本完成的60余万字的《徐霞客游记》安全护送回江阴。第二年(1641年)二月十七日,徐霞客去世。
    有公论道,如若木增不派纳西族壮汉用滑竿护送病危的徐公返乡,那么徐公有可能客死他乡,而《徐霞客游记》这一伟大著作的书稿就有可能散佚。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