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 >> 正文
 

山间飘来唢呐声

2018-05-09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在梅林深处吹奏唢呐的松鹤唢呐队。

    □  通讯员  赵菊芳  特约记者  施新弟
    穿行在梅乡松鹤,不时听到山间传出悦耳动听的唢呐声声,或高亢、或悲壮、或如泣如诉……粗犷、奔放、热烈、明快,刚柔相济,让人心扉跌宕,与自然融为一体,构成了一种古朴,自然而又十分独特的魅力,妙不可言。嘹亮的唢呐声是彝乡传统民俗中原汁原味的一道“家常菜”,给来的人们留下了深深的美好记忆……
    洱源县茈碧湖镇松鹤村是彝族聚居的山村,距县城13公里,有大松甸、溪登、石照壁3个自然村6个村民小组,全村788户、3344人。这块历史悠久的土地上,唢呐手世世代代演绎着人们的悲喜之事,成为人们的精神依托。素有“唢呐之乡”、“梅子之乡”、“松茸基地村”的美称。
    在松鹤村,李家福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唢呐艺人。技艺高超的他,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般壮实,60多岁,身体微瘦,但是吹气时两只腮帮子圆鼓鼓的,浑身透出一股抖擞的精气神。“别看我是农村唢呐艺人,实际我是地道的庄稼人。忙时干农活,种地、侍弄果树、养猪样样在行。闲时吹吹唢呐,我吹了40多年的唢呐,不离土不离乡不离农。在家乡吹唢呐,不仅丰富了乡亲文化生活,也快乐了自己。”
    “我师傅是吹唢呐的高手,师傅说我悟性极高,天生就是吹唢呐的好料子。”16岁投师学唢呐技艺,与师傅经常翻越罗坪山、走家串寨吹唢呐。经过两年的练习,李家福感觉吹起唢呐有着无穷的力气,也无比快乐。哪家有了红白喜事都请他吹,他成了远近闻名的唢呐手。
    “松鹤村唢呐传承艺人毛玉保、毛厚银、罗万金、罗生祥四位唢呐大师把所学到的唢呐曲牌毫不保留,都一一传给我们后人。”李家福说。松鹤村的成年男子几乎人人都会吹唢呐,除了本民族语言他们还精通白族语,掌握白族三弦、唢呐以及白族调、“吹吹腔”等白族艺术。全村共有20多个唢呐吹打乐演奏班子,130多位技艺精湛的乐手。据说民国初年这里就出了一位名叫毛凤银的大师,他亲自培养的高徒毛玉保后来成了享誉全县、全州的唢呐高手,松鹤村也就成为名副其实的唢呐之乡。
    李家福吹唢呐随心所欲,只要你能哼出的调子,他就吹得出来。那天他即时兴起吹奏的《四梅花》,音色高亢嘹亮,节奏刚劲有力。吹奏中,他的手指非常灵活、移动极快,腮帮子一会儿鼓圆、一会儿凹瘪。“说起吹唢呐的技巧,师傅只能引进门,主要还得靠自己练。一支曲子反反复复练得多了,也就吹出腔调来了。”李家福说。为了将唢呐文化传承下去,李家福前后收了36个徒弟。“吹唢呐是力气活,想要学好不容易,必须控制好高音、低音,要一句一句、一段一段,不断反复练习。为避免唢呐技艺消失在彝族山寨,只要有人来学,我会尽己所能,毫无保留地教给他们。”李家福说出了心中的愿望。
    沧海桑田,时光变迁,这种浸染着浓浓民族气息的乐器在吹了几个世纪之后,不仅响遍了洱海源头,而且走向了州、省、全国及国外,像一朵盛开在梅乡松鹤山间最为鲜艳的雪白梅花,从乡间、街头、院落的自由演奏一跃走上典雅的大舞台……松鹤唢呐队先后参加了1992年第三届中国艺术节《云南民族民间歌舞》晚会演出、2006年在大理州“三月街民族节”首届民族民间唢呐手演奏比赛中荣获银奖、2007年在大理州“三月街民族节”第二届民族民间唢呐手演奏比赛中荣获二等奖、2010年被大理州人民政府认定为大理州第一批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项目(民间音乐)代表性传承人,2015年在云南省第九届民族民间歌舞乐展演中,演器乐节目《欢庆》荣获“云南省民族民间歌舞乐彩云奖银奖”,2016年参加大理白族自治州建州60周年庆典《乡愁大理》民族歌舞精品晚会演出、2017年在云南民族村火把节系列活动中和白族绕三灵民俗大会中分别荣获优秀表演奖。
    众多的唢呐曲目,世代流传,名目繁多,约有106个,常用的唢呐曲牌有《栽秧调》、《蜜蜂过河》、《离别歌》、《哑子哭娘》。红事上,唢呐欢快,……白事上,唢呐啜泣……彝乡人爱吹唢呐,也爱听唢呐。松鹤村的唢呐,具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它的价值在于流传于民间数百年而经久不衰。它源自于民间,在百姓的生产生活中得到发展,又融入到人们的喜、怒、哀、乐和社会交际之中。大凡洱源地区民间的婚、丧、嫁、娶、竖柱、立牌、庆寿、学成名就、洞经会和重大节庆活动都要吹奏唢呐。民间有“不吹唢呐不为喜”的说法。
    松鹤唢呐文化艺术,它是松鹤彝族人民在特定的地域环境、生产劳动和社会发展中,世代耕耘、口传心授、手帮手、演化而形成的民间民族文化,是松鹤唢呐艺人智慧的结晶;受社会的滋养而得到传承发展;是松鹤村传统民族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朵绚丽多姿的艺术奇葩。松鹤村的彝族唢呐不仅继承了彝族唢呐的传统风格,还融合了白族唢呐的元素。主要特点是几人齐奏或数十人乃至上百人合奏,声音高亢嘹亮,气氛粗犷豪放,节奏刚劲有力,体现出彝族汉子坚韧不拔的气势,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曾参加过大理州“三月街”民族节、云南省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第三届中国艺术节、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昆明国际旅游节,剑川县祭孔节等活动开幕式的唢呐演奏,以及电影《奇情侠侣》和《中国白族百人唢呐》的拍摄,并迎接过中央领导和外宾,还吹上了北京城。在各种喜庆活动中,松鹤唢呐艺人所吹奏的欢乐调子使人心花怒放,激昂婉转的音色使人精神振奋,给海内外客人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松鹤唢呐队所到之处都给整个活动过程充满了欢乐、喜庆、祥和的气氛。
    “松鹤唢呐文化艺术的传承弘扬,要充分发挥自然资源中的文化内涵,加强自然资源与民族文化的整合,逐步培植唢呐文化艺术与梅乡生态建设相结合的生态旅游产业。同时,不断打造唢呐文化艺术精品,走出大山,面向世界,使松鹤唢呐文化艺术真正成为助力推进松鹤村人民奔向小康的一大支柱产业。”洱源县茈碧湖镇松鹤村委会书记、主任罗康福对唢呐传承和发展充满信心。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