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 >> 正文
 

巍山古城铁匠铺

2019-01-09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陈美兰

    生活在巍山古城,时不时还能倾听到磨刀师傅的吆喝声,不禁会让我浮想联翩,想起那个风雨无阻,走街串巷,挑担磨刀的师傅形象,以及打制刀子挥汗如雨的铁匠形象。如此想象着,一间间铁匠铺也就鲜活地浮现眼前。
    在我记忆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乃至到八九十年代初,古城里都还有铁匠铺。城南铁匠铺,传出的打铁声音,对于生活在城南的我,成了记忆深处永不消失的音响。
    在古城,紧靠南栅门北边东面的铁匠铺,铺主姓尤,有五个儿子,我们称呼他们表叔,据说尤家曾三代人打过铁。尤家古屋一进两院,两间铺面相连作为铁匠铺。打铁的声音,在我小时候,曾一次次聆听过,幼小的心灵深处回响着铿锵有力的声响。
    我曾访问过现已73岁的二表叔尤子良,他娓娓道来,给我讲述了尤家铁匠铺及巍山铁匠铺简况。他说:“我父亲尤傅仪给我们讲过,有关古城南门外栅门旁的铁匠铺,是在1926年由我爷爷傅尤贤开设后交给儿子尤国亮的。大约在1944年前,尤国亮又交给了儿子尤傅仪(我父亲),当时我父亲大约24岁。解放后我父亲走上了手工业合作化道路,在巍山大仓庙街手工业聅合社工作。当时县上成立了前进铁业社中心,铁业中心位于南街大石矼以西的宣国松家。后来我父亲又调到县联社工作。1958年,大跃进时期,我父亲回家重新恢复了他的铁匠铺‘復兴祥’号,主要打制菜刀、斧头、锄头、钉耙等,这样铁匠铺一直开到1968年,因体力不支就停业了。之前在1962年7月至1963年,我也跟随我父亲学了一年的铁匠手艺,也算是入了门,我的三弟傅忠俊学了三年,初步具备了打铁的基本功。打铁是个硬活计,没有强壮的体力,从事不了这样的行。俗话说得好啊!‘打铁要靠本身硬’。
    1952年后,在我家的‘復兴祥’对面还开过一家铁匠铺,由李克昌师傅撑门面,后来李克昌师傅又在我家北边王家靠南门古街东开了一间铁匠铺,还是由李克昌师傅撑门面。李师傅过世后,由赵用忠撑门但没有号。紧靠南栅门的东南,我家南边也有一家铁匠铺,由赵玉祥父亲撑着门面,赵玉祥学了多年,学到了一些打铁本领,七八十年代曾经当过巍山县西寺农具厂厂长,赵玉祥现已80岁左右,身体仍然健朗,这都是年轻时打铁练就的强壮体质。
    古城的四家铁匠铺都位于城南门外,紧靠南栅门南北东西。在巍山,铁匠铺还分散在青华、五印、马鞍山、大仓、庙街等地区,这些地方的铁匠铺都有打铁的原料‘毛条子’,原生料通过骡马驮运,从原产地马鞍山等地驮运到大仓、庙街和巍山城加工打制成铁器。”
    听了二表叔的讲述,我对古城铁匠铺的历史,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所亲眼见过只是尤家铁匠铺,听父母说过,尤家铁匠铺的铁器,质量好,口碑也好,小时候我曾站立铺外张望过,见到过表叔抡起铁锤,富有节奏,一下接着一下打铁,打得大汗淋漓时劳动者的光辉形象。古城铁匠铺,相应集中在南栅门南北,或许就是历史造就的古城手工业的一种手工作坊小格局,经营几十年,也实为不容易。我的耳畔仿佛又响起了打铁时的号子声、叮当、叮当有节奏、有规律的打铁声。打铁师傅的形象,烙印在了那个时代古城人的脑海深处,突显着老百姓艰辛的不易人生。城南铁匠铺,一座边地小城旧时光里抹不去的记忆,更是存留在我记忆深处的古城珍贵影像之一。
    在古城拱辰楼北的小河桥,还有一家铁匠铺,撑门面的是女性,她的匠艺比较高超,力气大,中气足,嗓门有些粗,说话声音特别洪亮。她巾帼不让须眉,长期打铁,练就了一身打铁硬功夫。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古城人大多认识她,戏称她“铁匠婆”。说起“铁匠婆”,很多人都觉得她厉害,在众人眼里,她力气很大,正应验了“打铁要靠本身硬”。她们家主要打制菜刀、镰刀、锄头、马掌、马钉、马鞍上的一些铁质配件。她家打制好的铁器,就在拱辰楼南面的古街边叫卖,那时的古城,马帮云集,“铁匠婆”家打制的铁器好卖畅销。有时候还会遇上缺货,为了赶活,偶尔她还会在古街边,现场叮叮当当地打上一阵子,看她大汗淋漓,于心有些不忍。或是遇上买马掌的,不合适的她要改进,也就现场敲打起来。有节奏的叮当、叮当、叮当声,回响在拱辰楼四周,这是手工业文明残留在古城的远古之声,这是原生态的生活之声。对于一个软弱的女性,从事打铁行当,内心深处需要有多大的勇气胆量,体力方面要有多大的承受付出,这无疑是底层平常百姓敲打出的生命之音。
    巍山的铁匠铺分散在古城,山乡、坝区。在老关巍公路边的甸中街还有专门的铁匠房。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从巍山到大仓再到下关的班车,一个站点就设在铁匠房。对于铁匠房,我的人生漫旅,曾经一次次经过,如同我熟悉了的一个儿时乳名,一回回在心底呼喊过。称其铁匠房,足可见规模应该较大,我曾向甸中的同学了解过当初铁匠房里打铁的情况。他告诉我铁匠房主是王其俊,原在大凤集经营,后搬到路边,打制常用农具、修补坏农具等。
    古城铁匠铺 ,手工小作坊,我臆想这抑或也能印证巍山的遥远历史,反映出古城手工业发展的一个侧影,映射出巍山茶马古道重镇历史。南来北往的马帮,汇集巍山,就需要相应的马具,我想鉴于此,铁匠铺也就应运而生,那时古城马具店有多家。但随着时代变迁,近代工业文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古城铁匠铺,逐渐消失彻底隐没在时光岁月深处,然而铁匠的形象以及他们敲打出的生命之声、时光之声,在南诏故地的历史回音壁依旧回响。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