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娱 >> 正文
 

翻拍片是把双刃剑  掌握火候很重要

2019-01-2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提起中国对于外国电影的翻拍,观众们在搜寻记忆时,往往愁眉不展,因为失败的案例太多了。不过,正在上映的翻拍片《来电狂响》和《“大”人物》,却都取得了不错的口碑。由此也可以看到中国电影人的进步,已经使得外国的好片在移植本土后有了更鲜活的生命,不再因水土不服而含恨夭折。

翻拍片
《来电狂响》成功变黑马

    2018年12月28日上映的《来电狂响》由张一白执导,佟大为、霍思燕等主演,讲述七位好友聚餐时公开手机信息、暴露各自秘密的故事。该片可谓是年末贺岁档的一匹黑马,在《海王》《大黄蜂》等进口片的强势夹击之中脱颖而出,口碑和票房逐步提升,目前已经超过5亿票房,甚至在一月新片众多涌入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市场前三的占有率。而《“大”人物》则于1月10日上映,这部犯罪动作电影集合了王千源、包贝尔、王迅、梅婷等,目前票房已经破亿。
    《来电狂响》和《“大”人物》的共同特点就是翻拍片。翻拍电影的好处不言而喻,首先,能够“被翻拍”的都是经典影片或口碑影片,因为这样的影片有品质保底的作用,剧本架构完整,只要改编没有大的失误就不会太差。第二,影片对于市场占有率会有天然优势,成熟IP会更加受人关注,与原创相比要省宣传成本。比如,2017年,吴宇森导演翻拍的《追捕》就是靠情怀和高仓健的名气吸引了相当一批观众进了影院。

双刃剑
翻拍片掌握火候很重要

    不过,纵然有如此大的优势,为何中国的翻拍片一度也曾惨不忍睹呢?最大的难度就在于不知道如何将原版的价值核心落实到中国的土壤上,让翻拍之作既能保住原作的DNA,又能长成符合中国人审美、让中国人愿意融入的新片。
    所以,翻拍作品是一把双刃剑,火候不够纯熟,一下就能让观众的火眼金睛感觉到。比如最近几年最失败的案例应该是《麻烦家族》了,该片过于贴合原著,被吐槽为不是翻拍,而是“翻译”。影片完全不考虑中国文化,直接对原版电影实行“拿来主义”。
    如果说过于贴近原版,有懒惰的抄袭的“赝品”之嫌,那么,是否距离远一点就好呢?也不尽然,比如,吴宇森导演致敬高仓健的《追捕》最终反响平庸,因为它除了名字还剩杜丘和真由美之外,其余的几乎已经完全不同,故事走向也完全失控,不像是在致敬高仓健,倒是像致敬吴宇森自己的《英雄本色》,致敬他的光辉岁月。
    殊不知,一切都在变,如果还以为仅仅靠《追捕》的经典声名就能够带来轰动效应,无异于刻舟求剑。
    由此可见,翻拍要克服文化隔阂的困难,通过对于原版神韵的把握,来传承精髓,又要有超越原作的新意,练就这种换形不换神的功力是非常难的。之前的很多翻拍作品,要么能力有限,拿捏不住原版的精髓,搞不清“致敬”还是“颠覆”,让翻拍作品味同嚼蜡;要么就是只靠投机来驱动,缺少敬畏经典之心,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再拍部经典的想法,而是直奔赚钱二字而去,在改编中敷衍了事。

本土化
新电影人深耕此类细节

    不过,多年来翻拍失败的教训并非没有意义,中国电影人一直在不断地学习和探索之中,当翻拍不灵的路都被走遍之后,新的电影人开始往本土化方向深耕。
    此次中国版的《来电狂响》便因接中国地气而著称,既保留了《完美陌生人》最原始的立意和结构框架,又加入了大量本土化的细节。可以说,《来电狂响》描摹出的完全是一幅中国当代的浮世绘,比如,手机对于人们的捆绑、婆媳关系的复杂、网红和快递小哥的冷暖、职场性侵的丑恶,这些都是当下中国社会热议的话题。编剧们巧妙地用多条线索的散射,来淡化原版的戏剧倾向,通过人文关怀让中国版本具有了动人之情。
    《“大”人物》在本土化方面也处理得非常成功:影片讲述的就是中国故事了,里面的生活元素全是中国的。而王千源演技的鲜明风格也让人们觉得这位本土警察很真,很有代入感,以至于看到最后,观众们完全忘记了中版和韩版谁更优秀。
    2018年暑期档的爆款开心麻花的《西虹市首富》也一样是一部翻拍的电影,翻拍自1985年的电影《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这是一部冷门电影,但是它的妙处就在于一个设定上:天降横财,但必须短期内花完,这种典型的“白日梦电影”,对于当下的中国观众来说,非常具有吸引力,果然在2018年的暑期档票房突破了25亿。

存隐痛
有时被版权方要求所限制

    其实,翻拍对于中国影人来说还有“隐痛”,也就是来自于版权方的一些限制,这其中以日本最为严格。比如,《嫌疑人X的献身》的中国版与原版相比精彩度差了很多,其编剧之一黄海就透露,日本出版管理很严,他们对于很多权利的下放是很谨慎的:“据我所知,我们在改《嫌疑人X的献身》的时候,每一个字、每一个关键情节、每一句台词的修改,都是要经过东野圭吾先生本人起码是书面签字确认。”
    东野圭吾对中国版改编提出不少要求,比如日韩版用过的情节不能再用,中方主创不能进行颠覆性改动等。这让中国电影人始料不及,认为日本版权方太重视自己的“IP”,把控力度超乎想象,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本土化效果。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