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那些年那些事

2008-11-20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B3版 作者: 编辑: 
 

    □ 杨梅花

    从1978年算起,中国的改革开放到今天经历了整整的三十年。回首30年,感慨万千,发生在自己身边的那些尘封的往事也浮上心头。
    70年代末期,在大理州南涧县那个我出生并长大的小山村还是极其穷苦匮乏的。
    那时,出生于七十年代末,身体正在疯长的我们不用担心挨冷受饿,包谷饭、米饭由着吃,姐姐穿过的衣裳也勉强可以穿。但是人的欲望就是这样,满足了一样,另一样又如雨后春笋般滋滋冒出来,永无休止。
    对零食的强烈渴望便是那时我们的最大愿望。出钱的是吃不起的,于是村里哪家有棵梨,哪家有棵杏都惦记得很清楚。从开花挂果那时起,就垂涎三尺地盼望着,果子刚有成熟的迹象,便迫不及待地爬到树上,不一会儿,树下就堆起了一层层的果皮。那时候,商品经济意识离这个小山村还很远,谁家有果子也不拿到街上卖,基本上都是给全村小孩集体分享。民风淳朴,人心善良是物质匮乏年代对我们心灵的最大慰藉。
    有果子吃的幸福日子大概能维持月余。过后,游荡在村里的一群孩子就把全村前后大大小小的果子消灭的干干净净。孩子们呆过的树上,谁也别再想有什么意外收获。于是又只好收起削果皮的小刀,眼巴巴地盼着来年。等待的日子是漫长的,也是难熬的。春花秋实的大自然节令让所有的渴望都只是非份之想,而嘴馋的毛病却不因季节的改变而改变,仍一如既往地在孩子们的心中实实在在地泛滥着。这种情况下发生了好多让我难忘的事情。
    记得有一年,邻居大婶在屋后栽了几颗甘蔗。我是看着它抽芽、长叶,然后慢慢茁壮成长的。剥了叶后的甘蔗姹紫嫣红的煞是好看,使劲地吸收着阳光雨露,长长的叶子迎风伸展,鸟儿在枝头啁啾,和我们一起期待着甘蔗的成熟。
    甘蔗快熟时,睡梦中我都想着甘蔗的甜美,以致醒来后枕头都湿了一大片。可是有一天我无意中听到的叔叔婶婶的对话却让我失望不已。原来叔叔要上县城去看一个亲戚,顺便检查一下腰疼的毛病。审视一遍家中,却找不到一件像样的礼物带去。平常,亲戚时时托人带来些衣服之类的东西,对这个家庭多有接济。现在总不能就这样两手空空的去吧!他们苦想了半日。终于,婶婶说:“屋后那几棵甘蔗快熟了,到时砍砍带上吧。礼轻了些,也就算表表我们的心意了。”叔叔急切地说:“那孩子们怎么办”。婶婶难过地摇了一下头,慢慢地说:“也只有委屈他们了,明年我再栽,多多地栽!”叔叔再没说话,看来他们的协议已经达成。听到这里,很深的失望袭上心头,我一天天看大就快成熟的甘蔗眼看就保不住了,这几棵甘蔗,寄托了我们多少热情与期待呀,不容多想,我就暗下决心,我一定要吃到甘蔗。
    一天,趁叔叔婶婶上山砍柴之机,我们几个孩子砍了甘蔗大快朵颐。叔叔婶婶是直到要进城去砍甘蔗时才发觉甘蔗没了,婶婶顿足叫骂了几声,叔叔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不知是不是因为甘蔗的原因,叔叔最终没有进城。几天后,叔叔的腰疼病更加厉害,躺在床上起不了身。本来就心虚的我看到这一切后内疚得不得了。总觉得叔叔是因为我们才病倒的。
    背负着心灵的阴影,直到现在,始终不能坦然。
    改革开放30年以来,广大农村的精神和物质生活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而那些年那些事却好像就在昨天,在我的记忆里难以忘怀,如此清晰!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