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你是我最甜蜜的负担

2008-12-2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B3版 作者:左中美 编辑: 
 
    直到你来到我的面前,我依然觉得我还没有作好准备,我觉得自己是突然地就做了母亲。
    你从小就特别好动,你迫不及待地要走出去———所以你在一岁还差半个月的时候就走路了。你总想走出我们小小的家,走下楼梯,走出那个小院的大门,走到街上。你总是满大街地跑,小小的乡政府机关,弹石铺就的街道不够长,有些容不下你踉跄的脚步。那些圆石总是和你开玩笑,你就老摔倒。你 “不怕脏、不怕累”,每天给你换两套衣服,可是没到天黑,你全身已脏得像是我刚把你从垃圾堆里捡回来,所以,给你洗衣服成了我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课。烈日炎炎,街上吹过的风都是温热的,可是你不管不顾,照样满大街地跑,你被太阳晒得黑黝黝的,许多人对我说:你女儿怎么不像你呢,这么黑!
    因为不肯安静,一岁零两个月的时候,你碰倒开水瓶,让滚烫的开水烫到了脚面,有近两个月没能走路。你右脚面上的那片烫伤疤痕,它将伴随你一辈子。四岁的时候,你从派出所房子的台阶上跌下来,脑袋磕到砌水沟的砖块上,额头上磕了长长一道口子。这道疤痕,如今还清晰地留在你的额头上。七岁的时候,你在那个下着微雨的傍晚跑过马路时被三轮车撞到,擦伤了脸和手臂。八岁的时候,你骑着单车撞在别人三轮车上,你爸爸把你送到医院,在旁边焦急地看医生又是擦药又是包扎。而你或许不懂,不论你是伤了脚还是伤了头,每一次,我的心都在陪你一起受伤。
    你四岁时,我开始教你认字。每天晚上睡觉前,我们就靠在床上,我教你读那些美丽图片下面的字,你记忆力特别好,每个字教你读两三遍,你就能记住,第二天晚上再问你,你绝不会读错,不算薄的一本图画书,一段时间你就学完了,你对那些学过的字,过后不论在什么地方出现都能马上读出来。你对自己的“成就”有些得意,有小朋友来时,就拿着书教他们读,娇娇的小孩儿声偏要装着严肃的样子,让我忍不住要发笑。
    你养成了爱读书的习惯,为你买书是我最快乐的事。从你上了一年级,学会了拼音,从老师那里学到了更多的知识,你就越发喜欢上了书。随着你认识的字越来越多,你接触的书本也越来越广,从以前的拼音读物,到更多的好书。你还读我的书,读我经常买回来的《读者》,然后对我谈你的感受。你记得许多读过的故事,讲起来绘声绘色,栩栩如生。我们每次在一起说话,你总是能“引经据典”,引出许多故事和人物。我晚上睡不着觉,你竟然教我“心中无我,无欲无求”,这样,心情平静,就能安然入睡了,你说这是你从书上看来的。说真的,我真有些惊异于你的“学识”,惊异于你对文字的理解以及对所学知识的应用。你很多时候说出的话常常使得我要重新审视你,且通过你,重新审视我们周围的世界。
    你爸爸常常不在家,所有的家务都是我光荣的任务。这两年,你也慢慢学会了帮我做许多事。你的房间你会自己打扫,虽然还不是做得很好。你还会自己洗衣服,虽然洗得不是很干净。因为你,我许多时候不能外出,在上班之外,我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为你煮一日三餐,陪伴你,辅导你的学习。我常和朋友们开玩笑说:这孩子就挂在我的脖子上,我哪儿也不能去。
    是的,孩子,你就挂在我的心上,挂在我的生命里,你是我最甜蜜的负担。我知道,有一天你会长大,会离开,可是,那一份牵挂会一直在我的生命里。因为爱你,我愿意一生都背负这一份甜蜜的负担。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