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最远的您 最近的爱

2017-05-17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刘亚华
    那些年,我觉得您很庸俗,与菜贩讨价还价,为一、两毛钱,宁愿花上半天和他们争得口干舌燥。我站在您身边不停地催促,您却不耐烦地说,要走您先走,我的事还没完,有一种不争赢不罢休的决然姿态,最终商贩罢战,看着您心满意足骄傲地扬着笑脸,我实在弄不明白,那一两毛钱,真的有这么重要?
    那些年,我觉得您不够聪明,父亲寄来的汇款单,是我代您签的姓名,去打酱油,我算得比您还快。您没读过书,钱虽认识,但大字不识一个,依您话说,扁担倒地上了不知道是一字,签名画押是您的难处,每次取钱您都牵着我,生怕一不小心将我弄丢。
    那些年,我觉得您不够慈祥,我回家迟了会听见您的吼声,我吃饭慢了会听见您的催促,考试没考好,您总会举起了扫帚,重重地拍打在我的屁股上,疼在我身,可您却嚎啕大哭,仿佛没读好书的责任在您,而不在我。
    那些年,我觉得您不够漂亮,眼睛浑浊,精神涣散,就连您推我上学的那辆三轮车,也满是锈迹斑斑。您来学校,有同学笑我,快看,您奶奶来了。您将几个熟鸡蛋塞进我怀里,没看见我脸阴沉着,来爱怜地抚摸一下我的头发。那以后,您来学校少了,因为我警告过您,以后别来学校找我。
    那些年,我想离您远远的,远离您的叮嘱唠叨,逃开您的世侩无情,过一份没有您,属于自己的理想生活。
    可是后来,我同样做了母亲,您的爱依旧如影随形,并不比那个时候少一丝半毫。您帮我带孩子,做家务,洗床单,煮鸡汤,事事抢着干。我渐渐发现,您老了,真的老了,那么明亮的眼睛浑浊了,远视了,斗大的碗放在您面前,您找了半天却找不见,去街上买盐,您回来居然提着我最爱吃的香梨,盐却没买,您牙痛,三天两头打吊水也没治好,每天只好含着盐水嚎嚎叫,您自己说,真老了,老了不中用了。我安慰您,老了怕啥,老了有我呢。您反问我,您能永远跟我待在一起吗?那些年,您不是想离我远远的?
    我惊讶,原来您早已洞悉我的心,我曾经无情地伤害了您,可您却从来没有厌弃过我,是我不对,我说,您的下半辈子,我们一起过,永远一起过。
    这些年,我也终于懂得,您是深爱我的,我也是无法远离您的,我们就像树与藤,即使看起来是分开的,但心却永远在一起。我很感谢您曾经的恨铁不成钢,是您教我在困境里也要努力上进,我很感谢您的庸俗,是您教会平淡的生活才最真实。我想牵您的手,陪您一起看夕阳,和您一起慢慢变老。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