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那段回不去的放牛时光

2017-09-20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梅晋敏
    我的家在漾濞县太平乡太平村八达河村民小组,海拔2100米左右,冬天虽然不经常下雪,却冷得出奇。家乡冷归冷,在这里我却从来不会生冻疮。初高中时在县城上学每个冬天都要被红肿又痒疼的冻疮折磨一番,一旦放寒假回家三五天后又立马恢复了正常。我的家在大山沟里,家的对面依旧是山。大山、树木和绿色是我童年中最美好的记忆。2000年,父母和三叔、小叔3家一起到离家6、7公里远的山头开挖了一块核桃地。后来,那块地被分成了三份,三叔要了左边那块,小叔要了右边那块,中间那块自然是我们家的。父亲用专业的拉线方式按照固定的距离挖洞、栽核桃树,并希望核桃树快快长大,帮助家庭增收致富。
    记忆中,家乡的夏季每天都会有一场雨,为了到地里干活时能够有地方避雨,父亲在我们家那块地的最上端搭了一间小木屋,我们称之为庄房,小木屋是由一根根竖着的木头围成的,顶上还是像老房子那样钉了椽子、盖了瓦片,小木屋不仅是避雨的地方,也是临时的厨房。农家肥是最能促进核桃树生长的,于是父亲在小木屋的左下方用木头垛了两间圈舍,圈的一层用来关牛羊,圈的二层成了人临时歇脚的地方,也可算是我们在山上的起居之所。
    那时,大姐在外打工,我们姐弟三人都在上学。平时只有父母在家,劳动力不足,家里只养了一些猪鸡。每次放暑假,父母都会借小叔家或二舅家的牛或羊让我们放,那些年偷牛贼依然存在,加之我们都年纪小,所以我们姐弟几个人就会轮换着住在山头守护牲畜。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安安静静地过了几年,核桃树也在一天天长大。
    2005年,大姐嫁人。2006年,二姐和弟弟都在外打工,高中毕业的我有3个月的长假。父母又借了二舅家的牛让我放,小婶也在山头放她家的牛,我们家的庄房和她家的庄房隔了一小段路,除了电闪雷鸣的夜晚,一般我独自一人也不觉得害怕。当时周围除了我们三家人的那块地,都是宽宽的草场。由于那里的海拔比家里差不多高了150多米,我总觉得每次放牛我都离天空很近,最喜欢的事便是放牛的时候在包里背一本书,牛不乱跑的时候在蓝天白云下享受书给自己带来的美好,看书看累了我就静静听牛儿啃食草丛的声音“咔哧、咔哧、咔哧……”,那是一种很美妙的获得感与满足感,有时又会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陷入无边无际的遐想。
    上大学后,每次暑假我依然会到山上继续我的放牛时光。除了牛,书和手机成了我最好的伙伴。大学刚毕业时,家里买了羊,周末回家我依然喜欢去放羊。后来,结婚、怀孕、生孩子、工作调动,事务多、工作繁杂,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更别说回家放羊了。可是,曾经那段美好的放牛时光早已深深烙在我的记忆里,家乡的美好也早已刻画在了我内心的最深处。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