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烧包谷

2017-10-2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茶慧娟
    今年生日,父亲给我送来了两包烧得金黄喷香的包谷,惊喜之余不免困惑:这几年古城里的人家大多用电,鲜有人家用柴火烧饭。看到我满脸惊讶,父亲慈爱地笑了:“在你堂外公家烧的,今天我去他家串门,看到他们园子里种有包谷,想到今天刚好是你的生日,便跟他们要了两包用栗炭火烧好给你送来,我记得你从小就喜欢吃烧包谷。”看着眼前这两包满含父爱的烧包谷,我心里很是感动,不仅感动自己已人到中年父亲仍然记得我的生日,还一直记得自己的喜好。轻轻地剥去包在外面的包谷的苞衣,包谷还冒着热气,一股包谷特有的香甜味道直钻我的鼻孔,伴着爱的暖流在我心灵深处渐渐弥漫开来,也勾起了我对小时候烧包谷的美好回忆。
    小时候我最爱吃烧包谷,一直宠爱我的父亲是深谙我这个喜好的,为了让我吃到又香又甜的烧包谷满足我的味蕾,他经常踏着清晨的露水到自家的承包地里掰新鲜的包谷,每次到地里掰新鲜包谷,他总是用手指轻轻地撕开一小缝包谷的苞衣,再用指甲掐掐它的软硬程度,经过反复认真地挑选,最后挑上几包软硬适中的青包谷才心满意足地回家。他常常对我说:“包谷太嫩了烧出来不香,太硬又会缺少那份鲜甜的味道。”
    回到家,父亲就开始忙碌着为我烧包谷。他先到院里抱了几根干燥的橄榄柴在笨重的铁三角里烧火,待火烧旺后,就在一口大的蒸锅里加入大半锅水支到铁三角上,然后把切碎的猪菜倒入蒸锅里煮沸。铁三角里烧得正旺的橄榄柴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等到猪食煮好后,他又忙着淘米煮饭,这时候柴火烧得更欢了,铁三角里就有了一些烧得通红的木炭,父亲用火钳拨出一些火红的木炭,然后把刚掰来的新鲜包谷除去外壳和苞衣,把它搁到火炭旁烘烤,自己拿了一只小凳子守候在一旁。这时候他才想起裤脚被露水打湿了,便就着跟前的柴火静静地烘烤潮湿的裤脚,但是他的双眼却一直专注地盯着炉火旁的包谷,如同呵护着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一般。在父亲凝视的目光中包谷向着火炉的那面渐渐泛黄,然后再慢慢变为金黄色,空气中不时传来一两粒包谷子炸开的声响。父亲不停地往火炉里凑着柴火,把没有烧熟的那面小心地翻转到炉火的那一面,静静地等待它也变成金黄色。最后,整包包谷都被烘烤成了金黄色,散发出诱人的香甜味道,令人垂涎欲滴。父亲把烧熟的包谷用包谷外壳包着慈爱地递到我手里:“趁热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我迫不及待地剥下一颗颗金黄的包谷大口地嚼起来,香甜的味道便会久久地弥漫在我的唇齿间。直到今天我的脑海里依然清晰地记着小时候父亲为我烧包谷的温馨画面,每每想起总让我感到温暖幸福。
    后来到县城参加了工作、结了婚、有了孩子,时光在不断忙碌中渐渐逝去,慢慢地回老家的时间少了,但是父亲依然记得我的喜好。每次回家,如果正遇上包谷初熟,他总是默不作声地走出家门到地里去挑选青包谷,包谷掰回来以后又亲自为我烧,看着我吃得很开心的样子他才显露出一副心满意足的神情,一如我小时候的样子。记忆中父亲给我烧的包谷总是又香又甜。
    偶然也在路边卖烧包谷的摊子买烧包谷解馋,却始终体味不到父亲亲自为我烧的包谷的那般香甜的味道。刚开始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才慢慢领悟那是父亲把对女儿的浓浓的爱在不知不觉渗透到烧包谷的过程中,父亲烧的包谷里还有浓浓的父爱。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