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我们的根在农村

2017-11-01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皋利民
    每年的重阳节我们都给父母庆祝,今年也不例外,一家人高高兴兴的,我女儿在切蛋糕的时候,父亲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村里也给老人过节,给60岁以上的老人一人一份礼物,让他回去拿一下。我女儿说:“爷爷,这个福寿蛋糕是我在下关专门定制的,乡下的有什么好,祝你和奶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重阳节快乐。”父亲什么也没有说,一直低着头。
    我调入城里,贷款买了房子,成为“房奴”后,考疑到农村没有多少田地,想把父母接到城里。三番五次的做父母工作,他们2000年才同意跟我到了县城。今年父亲78岁,母亲75岁,在城里已经16年了,早就习惯了城市生活。但只要老家有红白喜事,他们都要回去。父母亲都喜欢唱花灯,跳花灯,高兴的时候,他们会在老家玩上十天半月。我母亲还把城里广场舞的碟片带上,教村里的老人跳。现在,父母岁数大了,回老家,我总要陪着去。
    自接了那个电话后,父亲心里总惦记着这件事情。母亲说:“村里的礼物不要了。”父亲却说:“我们虽然生活在城里,但我们的根在农村,明天我俩还是回去一趟。”
    第二天,母亲早早地催我起床。说真的,我还真不愿意去拿什么重阳节的礼物。妻子也催我:“去吧,老人是怀旧的。”
    我开上车,把他们送到了村长家门前,我借口要掉头,没有下车,父母就去了村长家。大概两个小时,父母和村长笑嘻嘻地出来了。我和村长打了招呼。回县城的路上,父亲说:“原来我只听到拿工资的人过重阳节,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们农村老人也开始过节了。虽然礼物少,这是党的政策好啊,我们农村越来越像城里了。”
    回到城里,母亲打开礼物袋,一包奶粉、一包冰糖、一包蛋糕。晚上,我睡不着,我想起了小时候在农村的许多往事。当时的农村穷,谁家有事,全村人都会去帮忙,一大村子人就像一家人。我终于明白,我们今天去村里拎回的,不是一份小小的礼物,而是一份沉甸甸的家乡情,比什么都珍贵,这是他们这一辈人的乡愁。父亲要告诉我的是:我们的根在农村,什么时候也不能忘。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