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书香伴我行

2017-12-27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余述祥
    “问香有几许,花间一壶春。”那有着超凡脱俗味道的书香,只有爱书的人才能体会。我时常想,在我感到孤寂落寞时,能陪伴我的,那莫过于书香了。那一页页洁白的纸的前世,都是吸收了日月之精华,就像道山佛地的一株株仙草,等待着羽化成仙的一天。那一棵棵参天的大树,在历经脱胎换骨的洗礼后,承载着光荣使命,汇聚成册,散发着淡淡的书香,静静地陪伴着人们……
    我第一次闻到书香,是6、7岁时,小小懵懂的我,跟随父母到远方的亲戚家做客,晚上被安排到亲戚的邻居家住宿,在我睡觉的房间里码着一大摞书籍,也是天性使然,我便爬在书堆里翻玩起来,我被一本有着几个彩色的小人的书吸引住了,就急忙把书拽了出来,把书抱在怀里上床睡了,第二天早上哭着赖着也不肯放回去,主人家看到了就说,真是好孩子,喜欢读书就送给你啦。我有了我的第一本书,回到家就珍贵地压在我的枕头底下,而它的味道,从此压在了我的记忆中。上了小学,我读懂了这本书,书名叫《中华民族传统故事》,孔融让梨、黄香温席、岳母刺字、孟母三迁的故事,就是从书里学会的。于是在“马看蹄肘,人看从小”定终身的关键年纪,那些关于正义的、诚实的、守信的、孝道的道理,正是被我“赖来”的书教给我的。
     在那个一本书以元、角卖的年代,我们小孩子是买不起书的。虽然买不起书,书痴如我,却想方设法地寻找书、读到书。我的大哥是老三届,在村里当民办教师,也是一个非常喜欢读书的人,从大哥那里,是我得到书的重要渠道。不知大哥是何方神圣,在他的办公桌的抽屉里,总是藏着诸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三侠武义》《桃花扇》《薛仁贵征西》《镜花缘》等一些“大部头”的书,被我无意中发现了,我就软磨硬泡,死皮赖脸和大哥商量,从此,这些书便不被藏在大哥办公桌的抽屉里,而是进我肚里了。记得这些书的封面是泛黄的,纸张因被翻得过多而有些破旧。因为旧,书里也不免带点腐味,但往深处去闻,那固有的令人熟悉的书的味道是不变的。就这样,《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水浒后传》《封神榜》等等这些书,都被我东拼西凑地就读完了。
    读初中时,我从大哥抽屉里翻到一本英国女作家埃塞尔·伏尼契夫人写的《牛虻》。我不知道,书中的主人公牛虻能否称为英雄。因为他的苦难是在对世界的平白幻想以及象牙塔久久滋润下产生的。但他说的“至少我会自己决定我的行动,并且承担行动的后果。我不会低三下四地跑到别人跟前,请求他们来解决我的问题!”这句话,却让我永远记住了。他用信念、坚韧、奋斗告诉青年人英雄到底是什么模样:保家卫国,无私奉献,不畏艰苦,不怕牺牲。就这样,一种正义的英雄情怀从此在我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那时候,我还不懂什么叫命运,不懂得命运是一条跌宕起伏的大河,时而平静时而湍急,但我早早地明白了应对的方法。
    年龄再大些,大哥的书不能再满足我了。我开始去县里的图书馆借书看。那个时候,县图书馆的书不是很多,到图书馆看书、借书的人很多,你想看的书,有时要等几个月。青春懵懂时期的我,迷上了我国著名作家浩然的书。我陶醉在《艳阳天》《金光大道》的书香里,被那温暖、清新的气息引入梦中。梦里,我与五十年代初期中国农村普通村庄里,众多不同层次、不同身世、不同命运、不同理想和追求的农民们同呼吸,共命运,看到在这个“改造”的运动中,传统观念、价值取向、生活习性、感情心态等等方面,或自愿,或被迫,或热切,或痛苦的演变过程。书中作家的“在人生的道路上,紧要处往往只有几步,如果你走错了一步或几步,会影响你人生的一段时期,甚至断送你的一生。”这一段话刻在我的心上,成为警示我人生奋斗的座右铭。
    如今,我的案头总是堆满了书。有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有余秋雨的《君子之道》,有唐先武的《城市诱惑》,有陈忠实的《白鹿原》,有别庆林的《躬耕集》,有周梅森的《人民的名义》,有刘文献的《人生再苦也要想着阳光的事儿》,还有诗经、唐诗、宋词。无论岁月安好与沧桑,无论人聚或人散,无论顺境与逆境,唯有书,总默默地给予我温暖、自信和力量,激励我、鞭策我、警示我,把握住人生紧要处的那几步,永怀忠诚之心,诚实做人,踏实做事,砥砺前行。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