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生活怡趣兰飘香

2018-02-14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张凤姬

    生活在兰花之乡鹤庆,先生也爱兰,养兰,在周末偶尔休闲的日子,他也常出入兰花市场,买的时候并不多,大多时候只是看看热闹,赏赏花而已。他养兰,以敝帚自珍为原则,只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欢,会心畅意,并不以赚钱为目的,追名斗奇,以珍稀名贵而自豪。清风、绿叶、幽香、飘逸、葳蕤……也许,无论什么样的兰草,只要心中欢喜,便是最好。
    先生常邀我去花房看他养的花,我没兴趣,从不当回事,一年下来进不了两次花房,而他却每天至少两次,我常笑他痴。这几天,他说花开得正好,兰香满屋。再三邀请,我勉为其难上花房看看。
    还未开门,一股芬芳弥漫,整个人处在花香的海洋中,让我瞬时神清气爽,每个毛孔每个细胞都浸染了馥郁的花香,令人舒畅而沉醉。“芝兰出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阵阵幽香飘逸而沁人心,不由想起《春夜喜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句子,这芬芳一样醉人细无声!“兰生深山中,馥馥吐幽香”,兰生温室中,一样也吐幽香。
    花房里一盆盆兰草整齐有序地摆满了花架,许多花盆里都开满了花,难怪花香如此沁人心脾,也难怪先生三请四邀锲而不舍地非得请我到花房来看看,我确实已好久不到花房了,而花的确开得不错。看他得意忘形的样,我开玩笑说:“难怪非得劳夫人我大驾光临,难怪非得向我炫耀,原来真是花香醉人啊!”
    一盆盆兰草,长得郁郁葱葱,细长葱翠的草叶自然舒散开来,柔美曼妙。真是“婀娜花姿碧叶长,风采难隐古中香”。所有的兰都没有一点点烧尖的痕迹,一片片新叶如剑指云天,还有不少叶片弯弯如弦月,一些较老较长的叶片则袅袅娜娜,从窗缝钻进来的清风微微拂过,片片墨叶如婷婷的少女水袖轻舞。其婀娜的身姿,轻柔的身段,浅唱低吟间曼妙的舞蹈,含而不露的天然之美,令人陶醉。我不由想起唐代诗人张九龄《感遇·其一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这些兰草如此欣欣向荣,清香醉人,我来与不来,这些兰草都在默默地生长,静静地芬芳啊,真如白居易所赞“不因纫取堪为佩,纵使无人亦自芳”。
    一片片繁复的兰叶间,枝枝蕊蕊的兰花晶莹清丽,朵朵绽放,散发着清新的幽香,令人流连忘返,心旷神怡。不同品种的兰草开着不同花色的花,一朵挨一朵,一束又一束,千姿百态让人无限怜爱地香。素兰素颜出镜,素洁无瑕;色花端庄迷人,奔放飘逸,竞相绽放...弥散一种返璞归真的灵动。
    轻风过处,兰香时聚时散,欲淡还浓,兰花朵朵忽左忽右,俯仰颔首间,如各色蝴蝶翩翩飞舞。一种风景,一种心境;而一种心境也会是一种风景,看这生机勃勃的兰花,白天的烦恼已烟消云散。
    “我爱幽兰异众芳,不将颜色媚春阳。”此刻,从不关心这些兰草的我,忽然也爱上了这些兰花。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