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新年抒怀

2018-02-2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杨家振
    春节,小孩总有笑不完的欢乐、逛不完的庙会、闹不完的热闹。
    孩童时,最喜欢的是年夜饭前的那段时间,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每个称呼都能换来一份压岁钱。匆忙吃了饭、扔下碗,几个年龄相仿的孩子就开始往村东头跑去,因为那里有各种各样的玩具、鞭炮在召唤。把一整串鞭炮拆散,一个一个的小心放在兜里,手里拿一根青香或红香,三五成群,一路疯跑一路放鞭炮,墙角缝隙、田边菜地……只要想到看见的地方,都会塞进去一个鞭炮,点燃,跑开,远远地听见鞭炮响就会无比开心,仿佛放鞭炮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
    少年时,最喜欢的是大年初一,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往村外的庙会跑去,一群少年,如同游鱼般在人群中穿行。一路都是村里的叔叔婶婶,一路跑一路喊人,往往跑到半路就开始口渴,捧起山泉或者打一桶井水,就着头顶的烈日,就着交错的人影,就着隐约的锣鼓声,就着伙伴们的笑脸,大口喝下,甘甜凛冽,感受顺着喉咙直达全身的清凉,心满意足。夜晚,跟随着被火把照亮的巨龙,跟随着喜庆欢快的锣鼓,跟随着霸王鞭敲打的清脆声,从村东头,一路跟随巨龙飞舞到村西头,夜深入睡后,那条巨龙成为心里魂牵梦绕的牵挂。
    青年时,不再喜欢鞭炮的刺耳、庙会的喧嚣,却独独钟情家里的那辆摩托。摩托满足了那时我追风的热情,给予了那时我速度的激情,赋予了那时我幼稚的成熟,也让自己春节的世界变大了。那时最喜欢的是大年初二以后的时光。“三十要团圆,初一不出门”的传统限制了我的脚步,但早就放飞的心灵却无比期盼初二的到来。三五好友,分别骑上摩托,迎着风,看河边杨柳纷纷从眼前飞驰向后,逐渐变小。和小伴吱吱唔唔地遮掩着目的地,因为那是班上某个让自己念念不忘的女孩的家,从她家门口骑着摩托,大喊大叫地经过,期望正巧她能在家,然后跑出来看一眼。年少的懵懂无畏且美好。
    时间,经历的时候很慢,回望的时候很快。
    头顶炸开的烟花把我带回了现在。现在的自己期盼的是年三十那顿团圆饭。
    过年时杀鸡宰鱼不知不觉中已变成自己的习惯;年三十晚也希望能挂上一副家里人手写的对联,哪怕字写得歪歪斜斜;在团圆饭桌上看到身边一个个人的笑脸,听着他们诉说今年的“鸡毛蒜皮”;守着电视,一大家子人边看春晚边相互祝福;在夜里十二点拿着一串鞭炮,带着对新一年的美好愿望去点燃引线……
    过年,从一个有压岁钱的概念,随岁月变成一个“根深蒂固”的传统,也许年味越来越淡,情味却越来越浓。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