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梨花微雨

2018-02-2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许多事,喜欢就好。如这梨花微雨的时节,喝茶,聊天,听戏。
    小半生走过来,渐渐懂得和自己喜欢的一切在一起多么重要。吃自己喜欢的小吃,穿自己舒适的衣裳,读自己钟情的文字,隔三岔五,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喝茶,吃饭,聊过去的日子,读过的书,美食,衣服,孩子,随性地聊,不必掂量该说不该说,状态好的时候,喝上两杯红酒,喝到微醺,歌也唱起来了,戏也哼起来了,这样的酣畅抒怀着。
    不再刻意地在做自己和取悦他人之间找到平衡,不再让自己淹没在人群里获得认同。读书,做事,行走,柔韧而笃定。渐渐发现其实寻找安全感的方法可以有很多,最可靠的莫过于内心的坚定和从容。所以判断和取舍事或物时只看是否顺从自己的心。以前,听戏的时候怕人听见:“喜欢听戏?没搞错吧,你有那么老吗?”现在不了,洗碗拖地时听一段,喝茶聊天时听一段,听它的跌宕起伏,听它个魂牵梦绕,听如花美眷,听似水流年。听青衣的芳华绝代,听老生的漫漫黄沙,听人生的欢愉与寂寥。
    想起张家的四小姐张充和八十多岁还唱昆曲《懒画眉》:“最撩人春色是今年,少甚么低就高来粉画垣,原来春心无处不飞悬。是睡荼蘼抓住裙钗线,恰便是花似人心向好处牵。” 直到近百岁,她仍旧吹笛子唱昆曲。身上穿的,仍然是丝质旗袍,有细雨疏烟的清丽娴雅,到老来不见衰朽,愈发好看,是昆曲雅韵深深浸润过的淡远、清朗。人们称她为“最后的闺秀”。她被书法、昆曲、诗词浸润的漫长一生,何其幸运,何其芬芳:凭借种种天时地利成就,有点绝版的意味。于是,她为渐行渐远的旧时代,添了一抹淡而雅的身影。
    张爱玲倾城的才思也和戏曲根脉相连,她曾说:“为什么我三句离不了京剧呢?因为我对京剧是个感到浓厚兴趣的外行。”她在戏曲中阅尽人间百态,在《倾城之恋》中,张爱玲用悲凉的胡琴声贯穿全篇,白流苏的倾城之恋在胡琴声中拉开帷幕:“阳台上,四爷又拉起胡琴,依着那抑扬顿挫的调子,流苏不由得偏着头,微微起了个眼风,做了个手势,她对镜子这一表演,那胡琴听上去便不是胡琴,而是笙箫琴瑟奏着幽沉的庙堂舞曲……”最后,故事又在胡琴声中悄然落幕,哀怨悲凉的琴声和主人公辗转凄然的身世悄然融合,人生如戏,半真半假,半古半新,张爱玲抓住这似与不似间的真实,借得戏曲一缕魂 ,翻手为浮华,覆手为苍凉。
    写《韭菜花》的汪曾祺亦会吹笛子,唱昆曲。年少时,跟着父亲的胡琴唱老生,也唱青衣。以前读他的《人间草木》和《寻常茶话》,只觉得其中的文字干净质朴外有着乐感和韵律,后来才知道他是国家京剧院的编剧,小说散文都是“业余爱好”,在那声腔,那唱词,那鼓点,那琴韵里氤氲浸淫过的文字自然是美到直抵心扉的。感佩于他对伶人的悲悯:“我听得耳熟,他唱得悲凉。京剧伶人身怀绝技,头顶星辰,春夏秋冬,周而复始,粉墨人生,风流云散,由伶人身世,看尽世情悲欢。”
    在这梨花微雨的春日,约你沏一壶茶,听一段戏,看满园梨花开遍,落地成雪。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