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父亲的旧粮票

2018-03-07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皋利民

    在我的抽屉里,躺着一张旧粮票,那是父亲给我的,一躺就是34年。34年来,我搬了许多次家,这张旧粮票始终伴随着我。那是我人生的足迹,是我的乡愁,是历史的见证。
    那是改革开放初期,我高中毕业参加教育工作,当了一名代课教师,到离我家90多里的比较偏僻的一个彝族乡牛街工作。那时市场还没有完全放开,大部分东西还要凭票供应。代课老师要自带口粮,每月只有41元的工资。我到校报到前,父亲害怕我买不到粮食,用钱、用粮换到了200斤云南省粮票。到了学校不到半年的时间,粮票已经不再使用。我也因此留下来一张粮票。
    我从牛街调回老家寅街,是1992年的事,这是我的第一次搬家。我经常自豪地说:“我去牛街这八年,收获特别大,进去一个人,回来一家子,进去时,一头挑行李,一头挑箱子,回来时装了满满一卡车。”这8年来,我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转为人人羡慕的公办教师,工资收入翻了10翻。找到了漂亮贤惠心仪的一位女教师,结了婚。
    回到老家的感觉真好。在家里,父母帮我们带孩子。在学校里,我和妻子都比较努力,很多时候都双双被评为优秀教师。双休回到老家,一家人其乐融融,尽享天伦之乐。
    在乡下教书最麻烦的事就是常常调动,有调动就必须搬家。
    每次换房的时候,总有拖不完、丢不完的东西。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是丢了再买,买了再丢,只是父亲给我的粮票不能丢,也不会丢。
    做梦也想不到的是,我们一家在千禧之年到来之际,双双调入了弥渡县城教书。
    刚到城里的时候,我们住进了学校分给的周转房里,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生活方便、简洁,好多朋友羡慕不已。后来房地产火热起来,越来越多的上班族开始买房,我和妻子商量,我们是否也应该买房。买吧,没钱。不买吧,毕竟我们住的是公房,一旦公家收回,我们就无家可归。我们的父母都是农村人,将来他们老了,我们是要把他们接来养老的,买一套单元房显然是不够住。于是,咬咬牙按揭买下了一栋两层半的钢筋水泥房,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有天有地,心里踏实多了,那张随行的粮票也搬进了新家。我们把乡下的父母接到城里,和我们一起生活。
    工作了34年,经历了太多,很多东西从无到有,很多东西从有到无,这是自然法则。还记得当年赶弥渡街坐小马车,还记得当年腰上的BB机,还记得当年买粮要粮票,买布要布票,转眼间,弥渡城市扩大了数倍,高楼大厦一栋接一栋,超市一个接一个。时代变化,历史变迁,那张旧粮票却被我永远地珍藏着,它能时常唤起我的人生记忆。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