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乡间草木

2018-03-07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北  雁

    在滇西洱源,即便是乡间最常见的草木,都有其不可替代的意义。但我更想说的是它与农人之间那么多不可分割的联系。比如老家小院很早就被父亲种上了木瓜,但我知道父亲不只将之当作是一种可以出售的水果,更重要的是因为连片的木瓜就是我家小院的篱墙。
    记得那时,老家的地基都是黏土,不保水。父亲于是就在木瓜树的间隙种上椿树。椿树耐旱,待到每年清明前后,还可以摘到一朵朵鲜嫩的香椿,放到餐桌上就是一道馋人的美味。于是每隔三五天,父亲就会收拾上一小筐,让母亲进城售卖。
    事实上,在农家乡下,诸如这样人与草木、或是草木与草木之间的关联,我还可以举出许多例子。就比如父亲的钩镰,他得先找到一根笔直轻巧并且绝对坚硬的龙竹,方可以轻而易举地够到高树上的作物。于是父亲就在家门口种了一小园龙竹。渐渐地龙竹长大了,父亲砍上一根,剔掉枝叶,斩掉竹尖,套上个挂钩或是加上网兜,从此在高树上夹香椿、摘梨果,就如探囊取物一般便捷。有了棕树,每年春来还可以剥下一层层棕皮,最终让奶奶缝成蓑衣,下雨时带到山地水边当雨披用,既保暖,又不影响活计。但更多的时候是被人们当作垫背。大理的白族,是用额头上的背辨背起沉沉一座大山的。所以更多的时候,无论背负戳人的柴火还是肮脏的圈肥,小小一件蓑衣,可以替人挡去多少难言的隐痛。
    龙竹长成了,最高兴的要数爷爷。那些居住在湖边的亲戚,时不时会来砍上两根,用作钓鱼的竿子。奶奶就是从茈碧湖畔一个村子嫁过来的。料想当年,年轻的爷爷出入老丈人家门,肯定没少扛竹子过去。当然他还有许多山里的朋友,每每入秋,竹林也就遭殃了,山里核桃树多,长竹竿子就是他们最好的农具,只需站在地上就可直接抖落那些核桃果子。但爷爷对自己的竹林可金贵得很,一般人他还舍不得给。农闲时节,他最称手的活计就是舞篾弄竹,砍下一根根表皮泛黄的劲竹,他就可以编出粪箕、簸箕、筲箕,以及篮子、箩子、耙子等等许多竹具。不论厨上、集上,还是田里、山里,一概缺之不得。
    孩提时很是淘气,总喜欢在院门口的草木丛中出入。荨麻,那是让我至今谈之色变的恐怖之物。当然很多年后我才知道这是一种极好的药材,并且还是乡间最好的猪饲料。但我那时却不止一次被丛生于草蓬的荨麻辣到,浑身痛痒无比,母亲只能暂时放下手里的活计,扯来一把绿蒿在手里搓出汁液,在我的痛处一遍遍来回滚擦,嘴里唱着那首好听的儿歌:“荨麻辣,蒿子擦!调皮鬼,惹是非,妈妈为他擦辣辣!”
    远离市街的乡下物质匮乏,但在妇人们的操作下,生活并不会因此窘迫。很多年后的今天,我还常会带朋友回家,便也常给母亲来上一次次“突然袭击”。然而在她的手下,那些长在身边的草木,就是迎人待客的最好菜肴,煎香椿、煮芹菜、折耳根、蒲公英,甚至就是炒个山芋,末了她都不会忘记撒上几片可人的薄荷。
    我有时会非常想念那些极其普通的一草一叶,比如穿前草、灯盏花、川芎、夏枯草、艾蒿,甚至是令人讨厌的苍耳子、鬼针草。更多的时候,它们就在房前屋后默默地生长着,但或许哪天突然就用上了,你才会真正感念它的存在价值。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