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仓促到中年

2018-03-2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蒋志忠
    昨日帮小妹家干活,吃晚饭时,二两小酒下肚,几个儿时的伙伴谈起我们儿时的诸多顽皮记忆,诸事种种,个个眉飞色舞谈笑风生,忘了年龄,忘了生活里那些磕磕碰碰、人生中眼泪拌饭的日子。
    童年的快乐渐渐模糊,上学的时光却记忆犹新。
    小学时,老师把座位作了调整,男生女生坐一桌,刚开始,红着脸把书包放一边,斜瞟一眼女生的大腿挨自己这么近,一股热浪袭来,烧得面红耳赤呼吸困难,心怦怦直跳。
    最难熬的是上课,旁边坐着不敢正眼看一回的女生,老师讲什么完全都听不进去,总是想女生会不会欺负人。桌子上多了一条用尺子量了又量的“三八”线,女生手肘超线就会被“打”回去,女生也“记仇”,男生不小心超线,女生一记重锤,男生一龇牙,总算正眼看清同桌的女生,但手肘的疼痛要持续好几天。好在这段时光不长,一转眼就毕业,各奔东西。
    到了初中,老师比小学时的更严格了,逐渐被老师点醒:知识改变命运;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数理化和语文还可以,英语呢,马尾穿豆腐——提不起,到了高中才知道吃了大亏,蹩脚的英语让我被挡在大学的校门外。
    回到农村,总是想起老师说的那句话:高中生,做吹火筒嫌长,顶门杆又短了。可是我们总得要活着,而且要活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有模有样。
    守望乡村,我们收获幸福。娶妻生子,我们向这片土地索取所需,我们把生命和爱给了土地。生命的血液里流淌着草的芳香和泥土的味道。
    孩子出生,我们脸上隐约有了皱纹,但皱纹里一层一层裹着的都是幸福。孩子的笑声,荡走我们一天的疲惫;孩子的学步,饱含着我们殷切的希望。
    一晃眼,孩子们走进学堂,书费、杂费、训练费、校服、军训费、入学报到,我们应接不暇,深感经济吃紧疲惫不堪。突然,高过自己一头的孩子在背上一拍,爹,今年你又老了许多。心里一咯噔,真的吗?
    “老庚,今晚你要多喝点,我们难得在打伙(一起)”。我如梦初醒“好,好,好,我们多喝点”伸手接过酒杯,我看到老庚头发白了大半,胡子也白了许多。我的胡子刮得很干净,但也掩盖不了胡子逐渐变白的事实。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们不再年轻。
    不知不觉,我们这伙人已是人到中年,很仓促,但在奔忙中也收获了自己的幸福。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