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台 趣

2018-03-2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姨是小城剧团的青衣,剧团的前台后台留下我幼年的足迹,和那舞台相关的人和事像底片一样印在了心底。
    记得那晚演的是《拾玉镯》,在蒙阳公园的大礼堂内——那时礼堂还没拆,我们看电影,看戏都在那里,猩红的木门木窗,踢踏踢踏作响可以翻起的木凳还清晰如昨。演员们已就绪,鼓点响起,胡琴已拉起了过门,演剧中人傅朋的是小生演员董叔,穿上长衫,戴上小生帽的他,剑眉星目,真是风流倜傥。他已在侧台候场,过门一结束就该上场了,他习惯地整了整衣冠,甩了甩袖子,可今天这一甩,不得了,袖中的“玉镯”飞了出来,碎成了几段,虽说是道具而已,可它是戏中的重要物什,说碎就碎了,这怎么了得,后台也顿时乱开了,前台的锣鼓胡琴更欢了,催得人心发慌,没人拿得出主意,管道具的师傅急匆匆出去了,门外扯了两根铁链草,那时的公园到处都是这种草。只见这两根草在师傅的手中飞快地翻转着,眨眼间就成了一个均匀的绿茵茵的草圈圈,“玉镯”已成,傅朋揣上它,迈着方步出场了,一出戏下来,台上的“玉镯”该亮相亮相,台下该叫好叫好,观众居然没看出端倪,这就是我最早对救命稻草的直观理解。
    这舞台的道具还有更别致的。
    姨在《玉堂春》里演苏三,剧中她被卖给山西富商沈燕林为妾。沈妻皮氏与赵监生私通,毒死沈燕林,反诬告苏三。戏台上有一个情节就是苏三刚出场就撞见沈燕林,饭碗一丢倒地身亡。演这个倒霉鬼的是孟叔,可他却自得其乐,原因就在这道具上。他那只碗里呀,每场戏都变着花样,他让道具师傅今天给他打上油粉切上卤肉,明天给他买卷粉牛凉片,连演几个晚上都不重样。姨演苏三和他搭档,他特别嘱咐:“等我吃完了,吃饱了你再出场。”姨听他的,等他吃完了,吃舒服了才出去,他便把空碗一扔,扑通一声倒地“身亡”。有一次,他吃得太慢,锣鼓胡琴催得紧了,姨只能步步生莲地出去了,他一惊,嘴里一大片肉咽下去也不是,吐出来也不行,看着碗里还有一半,心疼得要命,也只能扔了,然后自己倒在地上。那场戏演完回到后台,他抬着那个空碗,对着姨痛心疾首:“我那半碗牛凉片啊,我省到碗底舍不得吃的呀!”
    他对吃的痴迷还不仅于此。
    到乡下去演出,他一有空闲就到村里转悠,跟村民买几个鸡蛋,那年头,物资匮乏,能弄到鸡蛋很不容易,他回到团里,拿漱口缸煮熟了,一个人剥着吃,谁也不给。戏台上,他演土豪劣绅的狗腿子,团里的女演员们演受压迫的女子们,一溜低着头不敢出声,他一个一个端起她们的下巴,做洋洋得意状,还小声地自加台词:“小豆丁!”“不给你吃鸡蛋!”回到后台,被女演员们一顿暴打。
    说起吃,想起汪曾祺写京剧名家张君秋,演《玉堂春》,已化好了妆,还来四十个饺子。前面崇公道高叫一声:“苏三走动啊!”他一抹嘴“苦哇”就上去了,“忽听得唤苏三……”
    戏台是曼妙苍凉的地方,更多的时候,演的是别人的悲喜,然动的是自己的情,流的是自己的泪。也只有这些不为人知的花絮,让人回想起来不禁莞尔。只是,留下这些花絮的人,大多已不在了,姨也老了,她的清唱还是那个腔,那个韵,但唱词也不大记得清了,毕竟,已不是当年。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