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盛开在春天的希望

2018-03-2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米 粒
    春节一过,天气渐渐暖和,百花都次弟开成最妩媚的模样。在巍山,最先让人们感受到春的气息的,当是那片阳光下金灿灿的油菜花。
    巍山坝子的庙街镇,富有“鱼米之香”的美誉,油菜种植数量最多,春节期间,花开最盛,黄遍西边万亩土地。单纯从观赏价值来说,油菜花自是排不上名,列不上号,它只是一种很普通的农作物,开出的是普通的花。但是,当它在春风送暖的季节,齐刷刷开放,吐露芬芳,用一片灿烂的金黄渲染大地时,它已不再普通和平凡。
    生在南方,对油菜大都不陌生。记得小时候,家里烹饪用油不用买,白花花的猪油自己炼,菜籽油,也是自家种植,收割后将菜籽运至镇上的榨油坊榨成。几亩地收的菜籽榨的油搭配上猪油足够一家人食用一年。那时没有地沟油一说,即使有,在那个很多食物都是自产自“消”的年月,也进入不了普通人家的厨房。
    自从家里的土地被征收,再没种过油菜,很多年没吃过纯正的菜籽油,从超市买回来的成品油炒的菜,再也吃不出小时候的那个味道。
    有一年自己被派去庙街镇辖区的村委会担任新农村指导员,驻村时正是油菜花开的时节,村委会的围墙外就有油菜田,推开我的宿舍后窗,就可以看到蓝天白云下的那片鹅蛋黄,微风吹过,摇曳的菜花送来淡淡的花香。
    参与村社的各种工作,对农村生活有了深切的体验和了解,村里由于各种原因造成的疾苦和生活艰难,是在城里,在机关看不到的。
    这里小春主要种植油菜和麦子,油菜喜潮湿,村里缺水,所以产量很低,愿意种植的农户少。但从经济收益来说,种油菜显然比种麦子收益高。而且村支书家里当时还开了榨油坊,需要大量的原料。如果村里能大面积种植,直接在当地出售,还省了运费。据书记讲,本地菜籽收不够,还得去买外地的。
    当时就想,不就是缺水吗,解决了灌溉水源,愿意种油菜的农户就会多了,村民们的收入也会提高。但落实下来,远比想象中困难。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村里有一座库塘,因年久失修,库塘泥沙沉积,蓄水量有限。如果能够清一次库底,对周围坝埂做一些防渗漏和加固,蓄的水完全能够满足全村农灌需要。
    当然,做这些是需要资金的。村里这座小库塘达不到争取水利项目的条件,村集体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村委会的干部都是愿意干事的人,只是与县级部门工作交集少,也不太熟悉争取相关部门扶持的程序。所以,后来我陪着村支书跑了几个部门,说明村里的情况,请求资金支持,事情很快得到解决。
    我还记得清库底那天的场面。村里年轻力壮的男同志和各社自愿参加的村民都早早到齐了。大家都很兴奋,围着水库,激动地等待着。村支书是总指挥,水放干后,村里的宗文书带领大伙按之前的计划和步骤下了库底,有条不紊地开始工作。很快,文书他们都变成了泥人,没下去的人揶揄着他们,说一个个成了泥塘里的“大轻鸡”(牛蛙)。清库底工作很多细节如今已记不清了,只记得书记对我讲解库底清淤的程序和危险性时,说了这里很多年前因清库底操作失误死了一个人,我才明白,大家在说笑中,其实都在为下去的人捏了一把汗。
    离开驻村时,也是万亩油菜花开。村里对我的驻村工作给了极高的评价,而我与他们,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每年中秋节,我都会如期收到一桶10斤装村支书家自己榨的菜油,味道可美了。持续了三四年吧,直到村支书家关了榨油坊。我也回去过几次,给村里的特困户带去一些吃的和衣物。如今已很久没有联系了,但还是时常会想起他们,想起从村里淋雨回来,他们给我煮的红糖姜水,生病时单独为我开的小灶……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