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古城青衣

2018-04-04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寻觅小城青衣,便是在巍山古城里捡拾细碎的远逝的光阴——我幼年的光阴吉光片羽般散落在街头巷陌的庭院深处,还有街边曾经的茶铺酒肆里,那前尘的余音,丝丝拉拉裂帛一般扑卷而来,满堂绮丽,满目苍凉。这样的幼年是很异数的,在同龄孩子满院追着母鸡跑,或是往嘴里大把大把的塞着小伙伴家樱桃的时候,我手中是一张薄薄的信笺,上面是用蓝黑墨水写的唱词,俊逸的楷书,煞是好看:“贾宝玉抱灵进潇湘泪如雨洒,西风起溅叶落满径黄花,那壁厢破芭蕉空造雨打,这一旁只剩下几树山茶……”这源于我的姨——小城滇剧团里的大青衣,教我熟悉念白和唱词,以至于我跑龙套时那一句、两句台词插得恰到好处。而这些唱词的字眼儿是怎样细细密密地打动着我的心啊,怎么可以这样美,这样凉。
    姨是小城名角儿,她扮相冷艳幽怨,是那种青衣与生俱来的幽怨,所以她的行腔中有一种惆怅难解的意味,眼底透着藏不住的悲凉,然这样的凉是寂寞而倾城的。喜欢看她戏台上明眸皓齿的嫣然,风情万种,曼妙苍凉仿佛已不是我熟知的姨,绚丽的油彩,令人心旌摇曳的水袖,卧鱼,云鬓珠花,长袖盈风与美奂美轮的行腔,身段,眼神行云流水,自然天成,告诉我她是哀怨决绝的虞姬;是凄苦隐忍的秦香莲;是柔肠百转的白素贞;是惊艳落寞的杜十娘……记得她是秦香莲的时候,我是英哥,她牵着六岁的我和另一个演春妹的孩子,在炫目的台上步步生莲,满堂华彩;为了救场,她客串贾宝玉的时候,我是紫鹃,《哭灵》一段她肝肠寸断的哭诉,眼底的绝望,以至于回到后台手指发凉不能自持的悲恸,让身后十四岁的我痛彻心扉。
    戏台上下冷艳的青衣都是似水流年中的如花美眷,在我小小的心里跌宕着,幻化着,迷离的美着。偶得闲暇,她会带着我,和几个要好的票友小聚,通常是在小巷深处的某一个院落,暖黄的余晖斜斜地洒进来,热情的主人已沏好的清茶,和着空气中轻飏的桂花的淡香,沁人肺腑。司鼓已点点滴滴地响起,二胡丝丝拉拉试音完毕,一个眼神,锣鼓胡琴声声入髓地传来,姨的眼神随之更加灵动凄绝,美到直抵心扉“玉碎珠沉我心已定……”“玉”字一出满院凄凉,票友们低声随之哼唱,脚尖不由得打起了拍子,有的索性用巴掌一下一下拍在大腿上,而我在似懂非懂的唱词间仿佛过早地感受到了人生的寡欢与薄凉。
    在离开小城的日子里,我总是随身带着一把胡琴,这两根弦一张弓,颤动的是我心底的余音,是姨的姣好身影和那眼底化不开的幽怨。那浅吟低唱已消散在喧嚣和匆忙中,有时,我觉得自己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拽着,不知方向地往前赶,再往前赶,只有在夜深人静心的深处又响起那唱腔和唱词的铺陈的时候,心才有了归属,脚才踩到了土地,我已然是一株悄然生长于斯的作物,我的生命有意无意间摇曳的是她的芳华。
    小城的戏台,小城的青衣给了我最早的人生启蒙,我看懂了台上的人生,逐渐感悟台下的人生,自己的内心随着阅历的积累而逐渐充实和丰盈。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