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一棵葡萄树

2018-04-11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杨  梅
    我家院里有棵葡萄树,十多年前,父亲亲手种下了它。这棵葡萄树是最老的品种,结出的果实小而饱满,酸甜度近乎完美。刚开始种植的那些年,老祖精神矍铄,父亲风华正茂,母亲明艳动人,我们正值豆蔻。
    老祖是父亲的爷爷,从我记事起就一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老祖特别喜欢讲故事,我和弟弟经常在放学后搬个小凳子坐在院里的葡萄树下,双手托腮屏气凝神地倾听,这些故事光怪陆离却格外吸引人。葡萄树上结满了晶莹的葡萄,红的红绿的绿,还有的已经变成黑黢黢的,散发着诱人的芳香,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熠熠生辉。老祖是个馋食之人,引人入胜的故事刚到兴头上,老祖不讲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院里的葡萄树,我和弟弟心领神会,为了听到故事结尾,忙不迭地抬起小凳子,一个拿碗,一个拿剪刀,不分红绿的往碗里送,满满一大碗献宝似的送到老祖面前,老祖呷了一口,大声说:这些娃要人命啊,葡萄生着哩。年纪稍长一点之后,才知道原来我家的这棵葡萄树要等葡萄变成黑黢黢的味道才最美好。
    时间是个磨人的妖精,初中刚毕业老祖就去世了。老祖生前最疼爱的人是我父亲,大家都说,老祖太爱我父亲了,所以才会在老祖离开后的一年把父亲也带走了。老祖和父亲走后,父亲亲手种植的葡萄树开始枯萎,我和弟弟背井离乡求学的那几年,小院里的这颗葡萄树再也没有吐过一丝新绿。
    黛玉在《葬花词》里曾语:奴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奴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葬花词》尽是感伤,正如我家的这颗葡萄树。我一直相信万物有灵,不管是植物还是动物抑或是矿物质,都能够感知我们的情绪,所以才总有人说,要存好心、做好事、做好人。
    毕业后回家待过一段时间,炎炎烈日之下,眼光所到之处尽是灼热。突然,我的眼睛一亮,院里的这棵葡萄树在枯萎了长达十年之后,居然还活着,而且还吐着新芽。葡萄树的架子早就断裂开来,葡萄树也没有力量支撑着它再攀高峰,但这一缕新芽却顽强地摇曳着。我走进一看,原以为早已枯萎的葡萄树干,凹凸不平的枝干上舒张着一些小芽包,甚是可爱。
    院里这棵葡萄树种植的时候,老舅家也剪了一段插在家中。老舅家的葡萄树早已经巍峨不已,枝条分明,每年都有累累硕果,去年年底,表弟新婚,还曾拿出自酿的葡萄果酒招待四方来客。我常常在想,要是父亲仍在,说不定待到我出嫁,院里的这棵葡萄树上的葡萄果子,也能酿出无比香甜的“出嫁酒”。可惜总是可惜,如果没有如果。
    昨晚又梦见了这棵葡萄树,梦见葡萄树枝上挂满了黑黢黢的葡萄,它不似市面上叫卖的葡萄那样颗粒大,红彤彤,而是小巧玲珑,像铃兰般一串串。梦见离开了很久的老祖和父亲,在这棵葡萄树下摇着摇椅……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