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2018-04-2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许多字暗藏杀机。
    痴,就是这样,明知是病,仍一往而深,终朝如醉还如病,无力自拔,也不想自拔。
    汤显祖在昆曲《牡丹亭》中写杜丽娘“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是的,人间自是有情痴,杜丽娘是痴的,明知柳梦梅是梦,还是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遂人愿,一意孤行的痴绝到死。
    《霸王别姬》中程蝶衣是痴的,他走不出他的戏,沉溺其中抵死缠绵。段小楼说他:“你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唱戏的时候得疯魔,可要是活着也疯魔,在这世上,在这凡人堆里怎么活。”可是自从那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成了他心头的刺青,他还有退路么?他是真虞姬,戏里是,戏外也是。只要有懂他的人,他就唱。青木的堂会,袁世卿的栽培,他都去,心甘情愿地去。他说:“有个叫青木的,他是懂戏的。”“青木要是活着,京戏就传到日本国去了。”他不懂汉奸不汉奸,愿为知己者死。他不管戏霸不戏霸,袁世卿知他,惜他,他就死心塌地给袁四爷唱。他活在戏中,全然不知,这世上的戏已唱到哪一出,被自己围追堵截,和自己抵死厮杀。
    菊仙,亦是痴的。当年花满楼的头牌,死心塌地爱这段小楼了。为他,过担惊受怕的日子,甚至为护他而流产,命悬一线。也是为他,收敛起自己的泼辣,妖娆,踏踏实实过日子,人前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招来祸端。可当段小楼在红卫兵面前将行头连同那把剑抛进火堆的时候,她却不顾一切地冲过去,从火堆里抢出那剑,紧紧护在怀里,自古宝剑酬知己,这是袁四爷赠给自己的红尘知己程蝶衣的。再说,真虞姬能离开那剑吗?连这个见惯声色犬马,浮世炎凉的菊仙也痴啊,为着自己所爱的人,和他所爱的戏,顾不得这世上的戏唱到哪一出。于是,招来丧心病狂的揪斗,生生把隐匿多年的老底都给人揭出来了,心生疼着,解开那伤疤,真得脱层皮啊!可那几个字冷生生地从段小楼嘴里出来了:“她是妓女,我不爱她,我要和她划清界限!”才是这最致命的一刀。当初决绝地从青楼出来,人就说了:“你当出了这门把脸一抹擦,你还真成了良人啦?你当这世上狼呀虎呀的就都不认得你啦?”真是一针见血啊。
    袁世卿也痴,他懂戏,爱戏,为戏一掷千金。他会在后台如数家珍地叙述霸王别姬剧目的来历,他会执着于霸王出场该走五步还是七步。程蝶衣被判通敌罪被送上国民党法庭,袁世卿在证人席上据理力争,真正的义愤填膺,并不仅仅因为程蝶衣无辜,而是因为庭上将程蝶衣所唱《牡丹亭·游园惊梦》视为淫词艳曲,他说,稍有国学常识的人都知道那是国粹,到底是谁在亵渎国家的尊严,法庭上一片好声,看到这一幕,不禁令人肃然起敬。十年浩劫中,袁世卿被人押解着跪在台上示众,一群蒙昧的人举着标语说要打倒他,却不知道为什么,一代梨园霸主被斗倒了,以最草率最无谓的方式结束了生命,就是在这样卑微的时刻,他被人推搡和驱赶着,仍然能高昂着头,踏着四方戏步走向死亡。他守着骨子里头对昆曲京剧的痴迷,到生死关头,都不让它们从自己的嘴巴里变味,就痴了,就爱了,就沉溺了,哪怕是死,亦顾不得这世间唱到了哪一出。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