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母亲·雪·山茶花

2018-04-2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张泽荣
    春晴春阴、春暖春寒。一场淅淅沥沥的春雨过后,远处的山顶上竟然覆盖了一层皑皑白雪。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几位中年妇女正在农贸市场门口售卖从山上采下来的含苞欲放的山茶花。雪、山茶花,眼前特别的景象不知不觉将思绪拉扯到二三十年前的时光,那些关于雪、关于山茶花、关于母亲的往事就像一场没有对白的影像,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
    上世纪八十年代,老家农村做饭用的全是土灶,烧的柴火大部分是西山上砍下来的松树枝和栗木柴。每到冬季农闲的日子,母亲和村里的妇女们都要到西山上砍柴以便备下来年的柴火。每天凌晨五点多,母亲就起床做吃早点,带上砍刀、绳子和背柴用的工具以及中午在山上吃的一盒饭菜,然后就和村里的妇女们一起拿着电筒去砍柴。听母亲说,去砍柴的西山路途遥远,要翻山越岭行走三个多小时才能到达,柴砍好后一边吃早已冷却的午饭一边休息,中午十二点后才背着柴艰难返回,山一程、水一程,回到家已经是我下午放学时候。
    “双龙关里百花香,银海逶迤抱点苍。六月街头叫卖雪,行人认作是琼浆。”那时候,每当天阴西山上下雪,便会有人不辞辛劳背雪来村子里卖。把雪放进勺子里后用手紧压成圆形的一饼,然后用布条扎成的柔软的小刷子均匀地在雪饼上刷上红糖水,两分钱一个卖给馋嘴的我们。为了节约那买雪的两分钱,也为了满足我们的心愿,只要山顶有积雪,只要去砍柴,母亲就会用山泉洗干净的饭盒带一盒晶莹剔透的雪回来。每天下午放学回家,为了让母亲能够坐下来多休息一会,我和小妹首先把母亲砍回来的木柴一根根沿着墙角顺序堆放好,然后便迫不及待地开始吃雪。切红糖、调糖水、拿勺子、压雪饼、刷糖水,所有动作一气呵成,雪饼刷上红糖水后变换了颜色,拿在手里一口咬下去,顿时有一种冰凉而又可口的感觉,雪冷在嘴里,却甜在心里。看着我们争先恐后吃雪的样子,再苦再累母亲都会露出开心满足的笑容。在那些日子里,吃雪竟然成为一种期盼,成为我最大的口舌享受,成为我最简单充实的快乐时光。
    “冷艳争春喜烂然,山茶按谱甲于滇。树头万朵齐吞火,残雪烧红半个天。”寒冬腊月,正是西山上野生山茶花开的季节。母亲爱美,在砍柴的间隙总会采一些含苞吐萼的山茶花回来,工工整整插在盛水的玻璃瓶里,然后摆放在屋子里的三抽桌上。在井水的滋润下,一颗颗花蕾先后绽放,鲜红的花瓣层层叠叠、娇艳欲滴。晚饭后,收拾完家务,母亲便督促我和小妹做家庭作业、背诵课文,坐在我们旁边一个字一个字检查,一题一题讲解、一句一句听读。对于学习,母亲毫不含糊,严格要求、严格教育着我们。简陋的小屋里,昏暗的灯光下,山茶花显得更加亭亭玉立、楚楚动人,淡雅的清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令人陶醉。那时日,火红的山茶花让清简的家显得高洁而温馨,让我的内心慢慢积累起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和激情。
    吃着又冷又甜的雪饼,欣赏着芬芳馥郁的山茶花,听着母亲的谆谆教诲,不知不觉就度过了一天又一天寒冷的时光。就这样,从小学到初中,母亲在本该闲暇的日子里忙忙碌碌,用辛勤付出维系着家庭,用优雅从容滋养着性情,用苦口婆心教育着我们,经年累月,不曾改变。
    时光飞逝,岁月荏苒,一些人和一些事早已模糊不清,渐渐遗忘,母亲也已雪鬓霜发,但那一段与雪、与山茶花、与母亲砍柴有关的往事却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没有轰轰烈烈的情节,没有刻骨铭心的过往,只是一段一山一水的时光,只是一段平常简单的日子,但那一点一滴的细节,却早已渗入了我的心灵深处,让我始终心怀美好,用母亲传承下来的洁净、质朴、淡泊和感恩引领着一步一步走着漫漫人生路。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