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我的发小

2018-05-09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杨训波
    4月11日,我开车回村采访我的发小杨本叶。
    走进杨本叶的家,门口左侧是一个卫生厩,里面有几头猪在抬头看着我们,走上台阶就见八九只小羊羔在院子里晒太阳,三五成群的小鸡自由穿梭在院子中。正房的一侧是新建的厨房,厨房里冒着烟,看得出有人正在做饭。
    如今,采访杨本叶卖树头菜的文稿已写成,回忆起当时采访他的场景却依然历历在目,让我想不到的是,在我俩都迈入不惑之年的时候,我会以记者的身份采访他,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他带我去看的那片500多株树头菜,就是当年我们小时候放牛的茶地。
    说到树头菜,我是不陌生的。当年,在我们村里那座最高的名叫大磨石场的山冈上就长满了树头菜、大麻菜和蕨菜等如今被称为山珍的东西,但那些年,村里人只有在清明节上坟时才临时采摘一些,平日里是很少有人将它们采摘回来吃,更别说采摘了到街上卖了。谁也不曾想,通过近三十多年的发展,这些被我们称作山茅野菜的东西竟会成为大众饭桌的“珍品”,且价格不菲。
    值得一说的是,也就在我上大学期间,村里有了一条通往外界的路,只是路不宽,雨天更是难行。去年年底,得益于县里出台的村组扶贫公路提级改造好政策,路加宽了。于是,我可以一路畅通地驾车前去。
    杨本叶是我的发小,他的家和我的家隔着两间房子。我们年幼时,我们俩家之间有一块空地,我们就在那块空地上辟出一个斜坡,然后在斜坡上“驾驶”我们自制的木轮车,后来我们一起上小学和初中。后来,他初中辍学回家,学会了“鼓吹”和“道师”,在婚丧嫁娶中,为别人“奏乐”或做“法事”,这自然不是他的主业,他的主业还是“盘庄稼过日子”,当然,他所说的“盘庄稼过日子”已不是我们父母辈时的“种庄稼”,如今,家里的田地都栽满了核桃树、茶树和树头菜,家里还养起了羊和猪,可说是种养双结合。谈起这些资产,杨本叶有些激动又有些担忧,他所担忧的是因为村子离集很远,将家里养的猪呀所产的核桃呀拉到10多公里外的集市上卖,价格往往要比集市附近人家的低一些。我们鼓励道,如今路宽了,开车方便了,学个驾照,将种养都规模化,再组建一个合作社,在村里统一收购,做到这份上,价格就上去了。
    “是呀,你可不能只顾埋头拉车,还要抬头望路呀!”村里的鲁学昌大叔说道,“现在国家在搞乡村振兴战略,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过的!”
    “嗯!”杨本叶点了点头,似有所悟。
    返回的路上,当我摇下车窗回望村庄时,就见整个村都掩映在绿色之中,一条条纵横在大地上的乡村公路似血管般交错着,我的心头猛地生发出一种念想:两年后再来采访杨本叶时,他的生活就会更上一个台阶了,村里的绿水青山也会变成“金山银山”了。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