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赶三月街

2018-05-09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那亚泉
    每到春季,万物生长渐渐完成从复苏到繁盛的大业。阳春三月的大理,苍山顶的皑皑白雪还未完全消融,在这样阳春白雪的景致里,大理人迎来了三月街。生长在苍山之麓、洱海之滨的大理人是幸福的,除却那些法定假日,还多了不少独有的民族节日。过了春节,人们就开始盼望起三月街来。
    儿时对于三月街的记忆,多半是通过老照片来记录的。最早的清晰记忆是18年前,1990年的暮春,我和表姐穿着金花衣站在复兴路电影院前搭建的牌坊处,一张胶片定格住我三岁时稚嫩的脸庞。于是我记得,复兴路热闹喜庆的牌坊,代表了民族节的到来。
    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三月街开幕式,多半在赛马场举行。那时作为班主任的母亲,几乎每年都要带学生前去演出。记忆中的开街那天,我很少有父母亲的陪伴。所幸,我并不孤单。外公外婆带着年幼的我去看节目,常常会在街场上买一些荸荠之类的小水果,在赛马场的看台上,一边看节目一边吃零食,是童年时代的我对于三月街最深的记忆,能在演出结束后远远地看到母亲的微笑,对于那个年纪的我来说,已是极大的满足。
    三月街的第二天,是每年我家最热闹的一天。在大理,每个村都有自己的本主节,节日这一天,就是大家族亲戚们聚会的日子。而我家在古城小镇上,只好把三月街当成属于我家的节日。每年临近三月街,父母就开始写菜单。他们手中的纸张,从空白渐渐填充;他们精心思考的菜式,通过一支妙笔落到纸上,再通过两双巧手,变成了饭桌上的一道道美味。似乎已经成了一种约定,开街的后一天,亲人们三五成群地赶街,赶街累了就来到我家聚集,孩子嬉戏玩闹,大人促膝谈笑。
    比起平常每月四次的街天,三月街有更长的街期,来自四面八方的宾客欢聚苍山脚下,赛马唱歌做买卖。过去日子清贫,通讯落后,人们购物的最佳时机便是三月街了,街场上随处可见各地的特产。而今,网络购物的兴起,把各种奇异有趣的商品通过一根网线就能送到了人们面前,但那浓郁的民族味儿和药材味儿却仍然停留在街场上。每年临近下街的时候,母亲都会拉上父亲到药材市场逛一圈儿,带回一大堆药材,以作储备。偶有时候,他们也会带上我,据说到药材市场去闻一闻那千百种药的味儿,来年病痛都会少一些。
    常听大人们说:三月街就像是一个大理季节的“分水岭”,在这之前穿衣还需“春捂”,到了开街第一天,人们就能着夏装出行。可不么,节日的时间恰好是从春到夏的过度,阳光亦从稀薄到稠密。不论是烈日炎炎还是狂风暴雨,都挡不住人们对于节日的热情,热爱艺术的可以欣赏歌舞,需要购物的可以选购特产,喜欢美食的可以品尝小吃……
    这民族节日延续了千年,我家的传统聚会也持续了数十年,时光一天天流逝,代表三月街的元素亦在不断变迁,而始终不变的,是人们心中的那份牵念。大家族的似海亲情,从父母那辈传到儿女这辈,还将继续延续下去;而三月街的民族情结,则始终存留在大理人的心中,永不落幕。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