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却原来

2018-05-16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许多面孔,因为隔着云端,总是那样云蒸霞蔚,疏离于尘世,迷离的美着,诱着,蛊惑着。让人无端艳羡着,心旌摇曳。
    却原来……
    《王宝钏》一出戏,总是到《大登殿》就戛然而止,热闹,喜庆,不论是河北梆子的铿锵高亢,还是京剧的婉转华美,都掩不住的时来运转,喜气洋洋。仿佛是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春的一个圆满交代和注脚,那些望断归雁,捱不明更漏的一寸寸光阴,一寸寸灰烬的心,一句“宝钏封在朝阳院,待战西宫掌兵权”就一笔荡去。却原来,繁华褪尽,冰凉入心。十八日后宝钏蹊跷地死去,宝钏最后的十八天是来了悟的,或许寒窑的十八寒暑有着和绝望的抵死缠绵,却也是有着丝丝曙光的。不似这着锦华堂,自己的春闺梦里人拥着如花的代战公主,兵权在握。这步步为营的深宫院,可是安放痴绝爱情之处。“人生是块掉了色的凤冠霞帔,其实没有多少意义。”这句话于宝钏而言是那样偎贴。
    印象中的陆小曼,着一件青绿的旗袍,如一条青绿的小蛇散淡着,蛊惑着,指尖的烟袅袅地兀自地招摇着,风情万种,信手画上几笔或是披上戏装,缱绻旖旎清唱一段《牡丹亭》。那令人欲罢不能的颓然的倾城,是带着邪恶的鸦片香。开就要开到荼蘼。和绝代才子徐志摩有着倾城的恋情。却原来是只可远观,不可近处端详。徐志摩还未出事的时候,她已恋上翁瑞午——一位年轻儒雅的医生。徐志摩飞机失事后,她的生活完全依靠翁瑞午,彼时还奢侈得很,有奶妈、厨师、烧烟枪的、缝衣服的,一帮人马伺候着。可结过两次婚的她在家族里没什么地位,徐家,不认她,翁家,亦是上不了台面的。翁香光女士最后对父亲的评价是:他是一个没用的人。她只是平静地讲述,对陆小曼不作过多的评价,她知性的愠怒,不屑,后面涌动着多少难以释怀的万水千山。让我想起晚年的陆小曼,挽着一个发髻,牙齿因为吸鸦片全掉光了,瘪瘪的嘴,落寞卑微的眼神。
    想起秦怡,曾经风华绝代的大家闺秀,如今红地毯上白发红唇的女子,红颜依旧,满堂华彩,年逾九旬仍是世间绝无仅有的美娇娘。可谁看到了她独自的姿态,穿着鲁妈的戏装辗转于剧组和精神病院之间,用拍戏的间隙去探望安抚患精神病的儿子,给他喂饭。有时为了拍戏,不得不把儿子锁在家里,等戏拍完,一身疲累地回家,独自关了一天的孩子异常焦躁愤怒没命地打她,她只好护住脸,哀求儿子:“打妈妈背,打妈妈背,别打妈妈脸,打坏了就没法拍戏了。”很多时候拍戏到很晚,静静地坐在站台上等最后一班公交车,或许是太累,或许是心力交瘁,呼的,车子过去了才反应过来……1983年,久病的金焰离开了她,2007年3月,59岁的儿子因尿毒症并发肺炎病逝,八十多岁的秦怡白发人送黑发人。好友白桦在她90岁大寿时送给她一首诗,有一句让秦怡在采访结束前反复回味,“你的那些曾经的爱都到哪儿去了……”“是啊,我也不知道哪儿去了,我糊里糊涂就活到90岁了。 ”这句话让我无限潸然。
    隔着距离总是可人的,表面上绮丽繁华,却原来内心已经碎掉了,内伤越痛越隐秘得紧,内伤是硬伤啊,是自己的,于旁人何干呢。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