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寻茶记

2018-05-16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周海燕

    十多年前,读研究生期间,我抱病在家调养,有了一次倾听母亲回忆童年时光的契机。母亲少年时候在生产队是采茶的能手,能够双手同时采茶,母亲兴高采烈地比画采茶时的情景,胸前背一个竹箩,眼、手配合非常默契,仿佛在空中编织锦绣,描摹着春光,仿佛她的双手间有蜜蜂与蝴蝶在翩跹穿梭。母亲说,她采茶的劳动成绩总是工分榜上拔尖的,而她采的茶叶质量也总是上乘。
    十多年前的我,轻狂无知,对母亲那份时隔几十年仍然历历在目的荣耀,觉得无足轻重。那时,茶叶于我,就是一种农产品,没有细究过茶的历史,茶的文化,茶的劳绩,茶对于人的意义。
    2018年4月1日,农历戊戌年二月十七,是璞心园的“春庆日”,黑龙溪畔,马龙峰下,一行人在干涸的溪石间,在核桃树、茶树掩映的山道间向上攀行。一路上孩子们相逐而戏,大人们前簇后拥,来到一处核桃树繁茂、茶树环绕的山庄外墙,有人说,这就是我们采茶的目的地。
    我们采摘的茶叶,尽由一位五十岁上下的阿姨在滚热的大锅中翻炒杀青,全程近一个小时,抱着体验兴致的老师、家长和孩子们换了一茬又一茬,她却一刻不停地弓腰翻炒,确保杀青的品质,阿姨戴一顶草帽,摘下来时候,头发全湿。我忽然想到,抽取茶叶之中的水分,代价是茶人日复一日的汗水,柴火旺盛,热气蒸腾,烟熏火燎,寻常人哪受得了。阿姨态度温和,对待小朋友有耐心,对待家长们也热情谦虚。待我们蜂拥而上吃完了素餐,阿姨才来吃饭,我心里颇有些惭愧。
    净手,识叶,采茶,杀青,揉搓,晾晒,装袋,受礼。完整的过程,完整的体验。鲜叶盈盈一捧,而成茶后却只是细小的一撮几缕,茶人不易,以远离尘世的清心坚守着一山的植株,精心培育,精心拣选,精心制茶,我们杯中解人心怀的每一片青叶,承载着多少劳绩与深情。
    在我模糊的印象中,很早就有喝茶的经历。在炎热的湖南,家家户户有喝茶的习惯,都有一个瓷质或者铁质的大茶缸,而且都不介意隔夜茶。隔夜茶,意味着第二天趁着晨曦出去务农,那干涸的、气喘吁吁的肺腑,不必等待茶的冷却,一仰喝下家中的隔夜茶,是何等的爽气和解渴。母亲多出汗,一杯沉积了一夜清香的冷茶,对于她是何等畅快。工作以后,我常常将大理州云龙县、南涧县、永平县各地产的绿茶带给母亲,每次,母亲都要说,你上次带的还没有喝完呢。我想,母亲对于茶叶为何如此俭省,莫非天天喝的都是隔夜茶。看来,母亲喝隔夜茶的习惯是根深蒂固的。
    母亲是年纪大了,在冬天的时候才慢慢开始喝烫烫的茶的。病重期间,虚弱的母亲也不喜欢喝烫烫的开水,常常嘱咐我们,开水寡然无味,于是我们心领神会,在开水里放几片淡淡的碧螺春,母亲用吸管心满意足地啜几口,就累了。我心里极痛,我那健康的、喜欢畅饮绿茶的母亲一去不返了。
    但凡走在野草丛生的路边,母亲总是能准确地指点我们花草的名称,她能够告诉我们,其口味和用途,哪些可以吃,哪些连牛都不敢接近。母亲那一辈人,在数次时代变革和历史潮流中,饱尝了人世的艰辛,经历过饥馑,目睹过人性中最扭曲和残忍的部分,在亲情和世情的双重失落的童年,母亲的经历难以想象。但她,从未抱怨过什么,对未来,比我们更加乐观而坚定。
    现在我明白了,母亲为什么总是要把茶叶泡到几乎寡淡才肯换去,为什么总要把茶叶从杯底用手指轻轻捞起,以满足的神态再一次轻轻咀嚼,品味那只有用齿颊才能尝到的青与涩,皆是因为,苦尽甘来的,珍惜。
    如果,母亲还活着,那该多好。我想牵着她的手一起去茶山里走一走,请她教我摘茶叶,我要亲手为她沏一壶——明前茶。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