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干腌菜

2018-05-30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常世伟

    母亲从乡下捎来东西,这次没有用纸箱包装,用了三个结实的袋子,袋口扎得很紧,从里到外,袋子新旧不一,这是母亲腌制的干腌菜,两个大袋间还单独有袋小的,里面是干葱末和干芫荽末。
    要是在原来工作的地方,离家十几公里的乡镇,有时周末有事不回家,母亲都会在星期二赶乡街的那天托人带东西给我们,收到家里的东西仿佛习以为常。现在不同了,父母亲常年在核桃园,极少回家,我和妻子女儿在县城,离家一百多公里,不算远,但回家的次数也不多。母亲总是念叨,我们在县城,什么都要买,家里吃不完的菜,却没有办法带给我们。
    然而,母亲总是打听村里来县城的车辆,有时遇着侄儿子他们下来就会寄东西给我们,但次数总是有限,每次寄东西都用纸箱包装,外面横竖交替扎着六道带子,没新带子,长度不够,母亲拼接后的带子,打的结也就多,每个结都打成“死结”,我从不用刀断开带子,即使再难解的结,也会耐心地解开,再打开纸箱,这过程,便是回放母亲在包装东西的整个情景。
    老家的核桃园离家两公里,从一株铁核桃变成一片泡核桃林,父母亲耗费二十余年的时光,在那个毫无海拔优势的山头,母亲似乎什么都种点,包括地方上说的“街菜”之类的。妻子还给母亲带去“西洋菜”,那菜极易生长,现在水沟里到处都是,村里很多人都吃过母亲种的菜。
    菜多了,母亲就做成“干腌菜”或“干板菜”,做干腌菜很辛苦的,每一匹菜都要精心挑选,选好再晾晒至半干,再选一次,反复清洗,切碎,腌制,放在纱布垫底的筛子或簸箕里晒干,带着粉状的干腌菜方才做好。母亲从不把腌菜晒在地上,有时在核桃地里搭个架子,有的晒在储物的房顶上,母亲本来个头不高,又近古稀之年,所以晒腌菜一样很辛苦,很多时候簸箕要举过头顶,伸直手背才能把要晒的腌菜放在该放的位置。我不是十分讲究,但街上卖的腌菜,我基本不吃,吃早点又得有佐料,母亲知道我的习惯,也就常常给我留下点。父母亲从不卖农产品,鸡也好、蛋也罢,就是蔬菜也一样。母亲常说,儿女多、亲戚多,哪家不有就给点,于是村里很多人也吃到母亲种的菜,尤其母亲的干腌菜,总是倍受青睐,往往早早就被免费预定。吃过母亲腌制的干腌菜,人们都习惯称作开胃菜,不想吃饭,就抓点干腌菜熬点汤,胃口自然就有了。村里有心人去和母亲学,母亲就很耐心地教,但最终还是弄不出母亲做出的那种口感。
    好友告诉我,干腌菜放点小米椒熬汤,味道很特别,但我一直没试过,也许习惯了母亲做的那种原汁原味的味道,我不想串味或改变。
    父亲常说,城里什么都能买到,母亲却说,来到城里虽然加了工资,但什么都要用钱,几个侄儿男女都归给我们照管,娃娃多吃长饭,菜都要多买一些,破费大,家里吃不完的菜,浪费了,便做成干菜,寄给我们点,钱也会少费些。
    又到吃早点的时间,这年代我的忘性也渐渐好起来,唯独不会忘却母亲寄来的干腌菜,未经过煮,更有嚼头,乡愁也便越来越浓,想起遥远的双亲,我便更加懂得珍惜。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