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村子里的打歌队

2018-05-30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陆向荣

    “不弹弦子不上路,不唱山歌不出门。”彝家人打歌的嗜好可见一斑。我的老家是个小小的彝族村寨,基础条件极差,或许正因为如此,村民也十分纯朴,生活极其简单。即便这样,他们对打歌的狂热却丝毫不减。每逢婚丧嫁娶,以及一些重要的节日,如春节、火把节等时候,“打歌”是免不了的。
    第一次见到通宵打歌,是在爷爷去世的那次。晚饭过后,打歌开始了:父亲安排我在院子中央烧一大堆篝火,备下苞谷酒,众人围着火唱“呼啊一喂!”然后缓缓进入歌场打歌。在老家,嫁出去的女儿在老人去世时都要“猪羊上祭”,并请一“歌头”,组织村里最擅长打歌的人组成打歌队回老家打歌,据说打歌打到最后的,可以得到主人家的一个猪头,那在农村里是最有面子的事。我的爷爷有三个女儿,因此就有三个打歌队了,边进歌场边放鞭炮,最后三个打歌队围成一个大圈,村子里的客人也陆续进入歌场,打歌的人中,有年近半百的中年人,有背着孩子的妇女,也有十几岁的小伙子小姑娘,人们在芦笙、笛子的引导下,以篝火为圆心围成一圈,踏地为节边唱边跳。据说打歌打到忘情处,老年人忘记了自己的岁数,背孩子的妇女忘记了背上的孩子……第二天早上8点多钟起来,打歌还在继续。
    去年春节没有回家,父亲打电话来说,村子里有了打歌队,正月初九连宝山“朝山”时要拍打歌的录像,问我能不能回去帮他们摄像,我告诉父亲,我在的是报社,只有照相机,没有摄像机,再说村子里“朝山”单位不放假,可能回不去了。听说后来他们托人从城里请了个拍录像的,20多人的打歌队每人交了100块钱,得到了一盘打歌队打歌的碟子。我知道在那个贫穷的小山村,一背小山一样高的茅草才卖2块5角钱,100块钱,要割40背小山一样高的山茅草。许多人赶集宁愿走路,连3块钱的车费都舍不得出,却可以一下子掏出100块钱,为的就是在电视机上看一看自己打歌的样子。为此,我也暗暗内疚了好些日子,心想要是自己当时找找熟人,或许就可以为乡亲们省下那笔钱。
    今年春节回家,父亲又提起了打歌队的事,说大伙已在村里“歌头”家训练了好些日子,大年初二要到30多公里外的县城去打歌。大年初二凌晨2点多,我听到邻居家有人叫起床,村子里的狗开始叫了起来,我知道是打歌队出发了……后来听说打歌队到了城里,才凌晨6点多钟。我知道这个时候,小城的人,要么睡得正熟,要么还在通宵开战打着牌。打歌队在城里打了一天,第二天天黑才回到村,看到他们的时候,大伙正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城里的趣事,丝毫看不出奔波了一天后的劳累。
    十里夜路弯又弯,
    弯进了彝家寨,一堆火,
    烧得阿哥阿妹心痒痒,心痒痒。
    打歌来,打歌来,
    天再冷,路再长,
    敌不过彝家人的芦笙一声响。
    天上星星闪呀闪,
    闪在了彝家寨,一堆火,
    烧得阿哥阿妹心痒痒,心痒痒。
    打歌来,打歌来,
    夜再黑, 路再长,
    跳上三天三夜一声累也不喊。
    打歌来,打歌来,
    哪里的歌唱得最响,
    哪里就是年轻人相会的天堂。
    打歌来,打歌来,
    哪里的火燃得最旺,
    哪里就是腊罗巴欢乐的海洋。
    当我再次在小城里读到以前写的这首诗,我知道,村子里的打歌队,或许又在哪一个歌场上纵情狂欢了。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