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素色

2018-06-06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素色,有不动声色的美,猝不及防时就已铺天盖地漫卷而来,把人袭击得片甲不留,却不自知。
    她着一袭清灰长裳,齐耳短发,眼神素净清澈。台下,寡言,羞涩,淡淡一笑亦是三春花韵。从不多言一字,从不苟且一笑。台上,声腔清绝,仪态万方。《锁麟囊》中她婉转娇嗔;《白蛇传》中她柔肠千态;《春闺梦》里她幽咽抑扬。有老夫妻为听她一段:“白云飘碧水流青山葱翠……”相互搀扶坐几个小时的飞机到长安大剧院。也有没有买到票的观众,挤在门外,耳朵贴在门缝上……她泪自弹,声续断,似杜鹃,啼别院,巴峡哀猿,动人心弦,那程派的风烟俱净,绕指柔肠幽幽地摄住你的心,随着点点滴滴的司鼓,跟着她的唱腔唱词一颤一颤,化骨绵掌,丝丝入髓而来,柔肠百转,欲罢不能。
    她不喜热闹,再繁花着锦,她依旧素色淡然。她亦不热络,赏心三两枝。闲暇时,读书,听戏,听程派。她独自跑到南京拜访曾经红极一时而后落寞的名伶新艳秋——一位骨子里渗着程派一身是戏的不得势的老伶人。在宾馆开两间房,一人一间,一招一式,一举手,一投足,耳濡目染,口传心授,水袖翻飞,眼波流转间是惺惺相惜的懂得,是生生世世对程派痴缠。被戏曲氤氲的懂得,有红尘的温度,却离世俗很远。被戏曲濡养的人,不喧哗,自有声。皆是一颗素心观红尘的不惊。
    她便是程派名家张火丁。
    亦有文友,读书,写字。笃定,清冽,似火丁,一贯的素色,淡淡的妆容。几次笔会,安静置身一隅,言及文字亦不多言,却字字珠玑。
    我们于清净之处,聊写作,聊她写的书《不见秋天》《时光素笺》《拐角·遇见》,说着书中的望江亭,刚刚好的春,让心洇上青色的微凉;说着从此岸到彼岸,以文字为舟,光阴为楫,自渡彼岸。说着里面的文字,清水洗尘,繁花不惊。那份平实自然是穿过深秋的朔风,冬日的暖阳,一派风日洒然。我们也笑谈:“张爱玲是深厚版的雪小禅;迟子建是深厚版的左中美。”她浅笑嫣然:“哪里敢当!”她说到自己的平淡——不会摄影,绘画,亦不通音律,眼底不无遗憾。我想起火丁,程派名家,亦不会用话筒,这有什么呢?有“一书一茶的清简时光,一山一水的闲走情绪,一花一叶的生命心情,一村一城的悠远光阴。”还有那么纯粹的文字和心性,亦是那么有质感的女子,有着安静凛冽的气场,清远深美,足矣。
    我们一起看老树的画,寥寥数笔,亦是那样长日无风,简淡清美。我们念着老树的打油诗:“待到春风起,我扛花去看你。”看着那个光阴里扛着花的人,和他一起享受这份灿然的孤独和有着人间烟火气的禅意。感叹“老树把繁花似锦整到了无人的境界。”他说:“春天里的花,夏日里的花,秋风里的花,开不过心中的花。”这些话读起来,让人心里莫名地发颤。
    读老树的画,沏一盏普洱老树茶,条索粗,颜色灰绿,敦厚,素朴,一点不矫情。初泡不浓,久泡不淡,浅黄透亮的汤色,入口入喉的绵延的醇香,慢慢品这素色人生,品火丁的低眉,友人的素贞,老树的风日洒然。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