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四月里的冰棒

2018-06-06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向春芳
    小时候,印象最深的事情,莫过于每年的四月天,到农田里捡拾蚕豆换冰棒,那是一年中最幸福的日子。
    记得每年清明过后,大人们就开始忙碌着收割田里的庄稼,村里村外就会“流窜”着一群群活蹦乱跳的小孩捡拾蚕豆,我和弟弟就是其中的两个。弯着腰,眼睛死死地盯着路面,一个机会也不放过,即使是小土凹也要伸手去扒一扒,这时,往往会扒出一颗灰白的蚕豆,捡起来,放到手心,张着小嘴吹掉被路人踩过后黏着的灰尘,然后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继续寻寻觅觅,乐此不疲。
    大约捡到半衣袋时,就你追我赶兴高采烈地跑到村中的大榕树下,和卖冰棒的姐姐换冰棒。在那个物质困乏的年代,农村家庭大多家境贫寒,小孩子手边是没有零花钱的。所谓换,就是把捡来的蚕豆如数家珍似的放到姐姐事先准备好的水壶盖里,如果装满整个水壶盖,姐姐就会换给我们一根糯米冰棒;如果装满还有剩余,就给一根牛奶的;如果装不满,姐姐也会给一根水果冰棒,就是冰块里放了点糖之类的东西,吃起来,只知道冰冰的,甜甜的。如果是糯米的,上面还有一颗颗柔软香甜的糯米,吃起来可要比水果的好吃多了。不过,大多时候,我们换到的都是水果的,偶尔也会因大人的疏忽,捡到更多的蚕豆,换上一根糯米冰棒,轻轻地放到嘴里,用舌头微微一舔,感觉周身的血液都是冰凉冰凉的,这个时候,大家都舍不得用牙咬着吃,而是不约而同地放在嘴里,慢慢地吮吸着回家,一路上,小嘴凉凉的,而心里是甜甜的、乐乐的。现在想来,当时那种纯粹的快乐与满足是现在的我所不能及的。
    也就在那么一个四月天,我走进闲房,看到篾箩里躺着许多的蚕豆,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两手握得紧紧的,视线再也不离开它。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站在那棵大榕树下,跟姐姐换回一根垂涎已久的牛奶冰棒,还清晰地记得,当时我紧紧地捏住冷冰冰的冰棒,头低得沉沉的,没敢跟任何人说话,偷偷溜回了家,躲到卧室里,拉上窗帘,准备放心大胆地品尝时,才发现那五根手指已冻得通红,几乎没了知觉,还一阵阵刺骨地痛着,而那根冰棒也因捏的时间太久、用力太紧而变得软软的,一滴滴奶液不时从指缝间滴落下来。也来不及多想,就放到嘴里囫囵地吃了起来,没吃上两口,突然间,“砰”,门开了,卧室里射进一道强烈的光芒,弟弟调皮地跑了进来,朝我大声地吼:“姐,你偷蚕豆换牛奶冰棒吃了?”情急之下,我条件反射地把剩余的一大块冰棒往嘴里一塞,顿时感觉上下嘴唇变得厚而重,整个嘴巴木木的,闭上眼,强忍着冰冻吞到肚里,整个肚子都凉得要命,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而站在一旁的弟弟则笑得前俯后仰。从卧室出来,我接触到母亲温柔的目光,像雪山一样纯净遥远,那是农村妇女特有的眼神,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但悬着的那颗心却渐渐落了下来。那个下午,也就那么平平淡淡地过去了。
    往后的岁月里,也因年岁的增长,慢慢远去了四月天那拥有童年冰棒的幸福日子。
    长大以后,尘世的生活淹没了一个又一个或近或远的记忆,但四月里故乡那一望无际的田野,那永远也走不出的地平线,那水晶般透明纯净的冰棒却成为我永远的记忆,每每想起,都能让我有一种回归自然、接近自己灵魂的恬静与安宁。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