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微雨·翠湖·戏

2018-06-13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那个微雨的清晨,车穿行于薄凉湿润的空气中,去赴赵佳聪教授的约会。
    在翠湖边停下,直奔小桥边一个叫哈鲜族的餐厅,朝临水的座位走。由于身体不适,我已经让赵老师久等了,这怎么可以。远远就看见赵老师坐在最里面临水的座位上,正笑容满面地朝我招手。我迎上去,坐在她的对面。她依旧是慈祥的脸,神采奕奕,眼神清亮。
    窗外斜风细雨,荷花荷叶袅袅婷婷,摇曳生姿。我们叫了清茶,握在手里,握着刚刚好的暖和妥帖。正如我们聊戏,聊梅兰芳,言慧珠,孟小冬……聊得不管不顾,仿佛周遭只有我们俩,她告诉我,她执意要在云南传统文化届举办梅兰芳诞辰120周年研讨演唱会,并经得梅兰芳之子梅葆玖先生的同意,亲自选了梅兰芳大师当年的墨宝,作为研究会特刊的封面。她很执着,“我们是文化人,要做文化的事情。”眼神中依然透着那种令人肃然起敬的凛然。想起她用一年多的时间,逐字逐句查阅考证,为《蒙化诗词》作笺注,这样德高望重的诗词专家,疏朗简静,不强势,不摆谱,细致入微地做事,为书上“笺注”印成“签注”而深感遗憾——年近古稀,对学问依旧是那份追求完美不得有瑕疵的严谨,我身为巍山人,对老师的这份尊重中又多了些亲近。
    在这微雨天,我们临水照花,畅谈不息。我们谈余叔岩,声腔清绝,孤傲,半夜吊嗓子的时候,墙外挤满偷听的人。他不为满桌金条所动,只留下十八张半令几代“余粉”梦萦魂绕;聊孟小冬,女老生,得余叔岩真传,一代冬皇,没有一点雌音,却身世飘零;如今的“小冬皇”王佩瑜,唱腔清冽,凛凛然,抛却了演技,气韵浑然天成,万千气象只在清明的眉间眼底,无限地况味和苍凉。
    雨丝仍在窗外若有若无地飘着,时光绵邈而静好。我们聊梅派,聊李胜素,于魁智,也聊程派,聊新艳秋,张火丁。赵老师是梅派票友,而我一贯听程派,但我们依旧是彼此懂得的相知相惜。梅派弟子言慧珠,亮烈,美到惊艳,和梅兰芳、俞振飞合作演出的《游园惊梦》,那样的绝色倾城,至今都美到惊心,不可逾越。是的,言谈中,我们能彼此感觉到,我们对言慧珠是无限偏爱的,特别赵老师谈起言慧珠顾盼神飞:言慧珠的性情和温厚的梅师显然不同,她任情任性,敢作敢为,有“狼主”之称。对于她钟爱的梅派艺术,既学习传承,又推敲改进。她曾把《西施》两个晚上演出的戏压缩为一个晚上演完,更为集中,精炼,其中,“想当年……”一段,梅先生演唱时节奏稍快并有鼓声相伴,言慧珠去了鼓声,放慢节奏,唱出了西施的思乡思亲之情。聊到兴起,赵老师清唱起:“想当年苎萝村春风吹遍,每日里浣纱去何等清闲……思想起我家乡何时回转,不由人心内痛朱泪涟涟。”她那“想当年”一出,袅娜如漫天杨花的音韵细细密密铺卷而来,如身外细雨翠湖的微波,让人心神荡漾。
    茶水渐渐喝淡了,午餐上来了,这样的微雨中,和赵老师临水照花,聊戏里人生,听老师清唱,何等抒怀。这样微凉,却又荡漾的清晨,人生能得几回。以后纵有万种情致,又与何人说去。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