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怀想童年的“地酒泡”

2018-06-13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朱玉芹

    周末,值周守校,偌大的校园里只有一个我,袭来的寂寞和冷清是必然的,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犹豫过后便接了电话:怯生生的电话那头,原来是我班里邻近学校村子的一个小女孩,她告诉我说知道我守校,晚饭后约我一起玩,我很乐意跟他们出去走走,于是欣然答应了。晚饭后,踩着夕阳的衣袖,我们穿梭在林间,淡淡的空气里夹杂着暖暖的馨香,一阵阵微风吹过,被无限的惬意浸润,偶有的谈笑,拉近了与这个孩子的距离,还有更拘束的她的妹妹,也开始有说有笑了。我尾随着她们,谈起各自的父母,谈起这一片再熟悉不过的山野,还有满地的地酒泡,在这地酒泡滚满山坡的盛夏,就在如此生动的傍晚,怎能错过这般好时光呢?合着鸟鸣,踩着欢歌,我们走到了一片绿茵茵的草坪上,一低头,一片白里透着粉红的地酒泡,昂扬着头,粉白粉白的小脸蛋,滚满了这一片小山坡,我们笑着、闹着、欢呼着,不约而同要先把带来的空瓶装满,才可以尽情地边摘边吃……
    岁月流淌,时光消逝,浮华尘世中,许多人、许多往事都如尘烟一般淡了、散了,唯独在这样柔软的时刻,让我回忆起孩提时代山坡上那地酒泡的味道,此时此刻,那么鲜明地存活在我的记忆中……
    小时候,爸妈忙于生计而无暇照顾我,于是,舅舅家的哥哥姐姐们,便成了我最可靠的依赖。那个时候,舅舅家一圈的老黄牛是需要哥哥姐姐们去山上放养的,无论寒暑往来,每天都将会风雨无阻,我也算其中的一员,与哥姐们在一块儿,别提有多快乐了。
    盛夏,炎热的天为我们在树下搭建树叶小房子找到了最好的借口,树叶下铺上塑料布,草地上铺上我们随身而带的蓑衣,一间树叶小屋便是我们的骄傲;也就在草长莺飞的夏天,满山的野樱桃、杨梅、黄泡,满地的地酒泡,充盈了一整个童年,地酒泡当属我们的最爱,因为其特殊的味道,矮小的植株,还有圆溜溜的小脸蛋,很方便采摘和入食,我们边摘边吃,直到一张张小嘴巴上布满了白色的锅巴皮,相视一笑后,我们还会一个一个继续摘,装满了玻璃罐头瓶,不忘要带给家里的外婆。就这样,早出晚归的我们,直到夕阳西下,找齐了牛儿,追着夕阳的我们,浩浩荡荡地回了村,饥肠辘辘的我们,面对外婆为我们准备的晚餐,我们会毫不顾忌的狼吞虎咽,就好似没吃过一样。饭后,很乖巧地拿出给外婆留的地酒泡,可是,我们可爱的外婆,又会将瓶里的地酒泡倒入叶窝里,姐弟几个每人平均分配一份,自己则随便嚼几个咽下,而我,总喜欢耍小聪明,我将自己分到的地酒泡重新放进玻璃罐头瓶里,哗哗地冲进一罐水,成了我的招牌果饮,姐弟几个,你一口我一口,乐得满怀,就在那样的日子里,爽朗的笑声,定格在外婆家的屋檐下。
    岁月这把利剑,总是雕琢着生活,光阴一天天逝去,就在这附和着地酒泡香气的光阴里,外婆走了,我们长大了,我们也将随着时光流逝,在各自的生活里,从旭日当空到夕阳西下!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