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戏相伴

2018-06-27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前不久读《雪拥蓝关》,那是一部让人读起就放不下的书,竟然暂时颠覆了我不读电子书的习惯。那民国的京城,戏班,杂耍,天坛,夕阳,声声皮黄。长衫,布鞋,油彩,行头。前门,面人,卤煮,炒板栗……弥漫在谭派老生《碰碑》那黄沙漫漫的过门里,民国的苍生,民国的山河岁月便漫天卷地铺展开来。
    我是那么痴迷于那胡琴的幽咽和唱腔的千回百转,这渗入骨子里的东西,与我如影随形。如果说之前是戏的唱腔,唱词,扮相,身段让我痴恋。那么,这本书中伶人的成长淬炼,人生的跌宕;行头上的一针针,一线线;台上的一抬手,一扬眉。让我感受到了戏的魅力不仅仅是一招一式的华美,更大的气象在台前,更在台后;在台上,亦在台下。我所知道,所念想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想起书中写过一段武生戏,叫《翠屏山》,那唱腔,那手眼身法步,只能从文字中去揣摩,那天却偶然在手机上看到了裴艳玲先生的《翠屏山》,一下子把那心心念念的形象激活了。裴先生唱三郎石秀,没戴青罗帽,也没穿青素箭衣,腰间也没扎杏黄大带,依旧是凛冽的短发,黑色的对襟大褂,布裤布鞋,却是绝无仅有的飒爽帅气。大锣夺头,胡琴起,那一声:“石三郎进门来莺儿骂道……”穿云裂帛而来,先生抬脸,扬眉,气贯全场:“……只气的小豪杰脸上发烧……走上前施一礼老丈别了,俺此去奔天涯海走一遭。”整出戏满宫满调,裴先生那风烟俱净的眼神,和那一举手一投足,给了我一出饱满的活生生的《翠屏山》,原以为只有青衣戏让人缠绵悱恻,耽美沉溺,不想,台上这武生戏生龙活虎,声情并茂的美,也可以这样的炫目摄神,夺魂追魄,直击最柔软最纯粹的本心。裴先生不愧是文武昆乱不挡的大家,这样的纯粹清冽的豪气,让人感到莫名的亲近抒怀。喜欢裴先生那孩子样的纯净的眼神,不讨好,不讨巧,却是无端的好,本色的好。
    世间的事,是有些因缘牵念的吧。看了书中的《翠屏山》,得遇裴先生的《翠屏山》。和燕儿常在方寸间听戏,那日,就得遇赵佳聪老师到方寸间唱了整整一折《霸王别姬》,这可是真人版的《霸王别姬》啊。那天赵老师被请到巍山来作讲诗词楹联方面的讲座,我连忙从大理赶回来陪她吃午饭,并带她到方寸间,就晓燕我们三人,没想到这位从来不唱“小女子”戏的梅派票友,诗词专家,也会有小女子的娇羞——唱了两句看到茶坊外有人驻足,脸微微红了,轻轻关上门才开始接着唱,煞是可爱!坊间茶香微漾,赵老师从念白到“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再到“……且听军情报如何。”唱了整折《霸王别姬》,她没扮上,没化妆,就那样清唱,那绯红的脸,流转惊艳的眼波,和着那京腔京韵瞬间摄住我,这不就是虞姬么?哪个霸王挡得住这样端然的妩媚,真要人命呀。恍惚间,我有了穿越的感觉,不知身在何处了,梅派大气温婉的唱腔和气场就是这样猝不及防地铺卷而来,让你来不及细细品味就已融化其间。
    放上一段“劝君王饮酒听虞歌……”罢,梅派的大气是因了赵老师而喜欢上的。有戏相伴,每个日子都微微闪着光彩。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