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慈母乡下来

2018-06-27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李永辉

    “今天是星期天,你若没去下乡,我想来洱源,你陪我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接到母亲电话时,我正在洱源去往下关的高速路上。“下星期阿灵就要高考了,我今天去学校看她。明天早上我回家接您好了。”母亲未回话,我便挂了电话。
    母亲今年已75岁,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虽大字不识一个,但知情达理。“勤劳、节俭、自强”,是母亲一生的做人准则,也是言传身教的良好家风。
    母亲个性强,做事轻易不求人。但随着年纪的不断增长,她慢慢改变了孤傲的性格,有时,为了和远在他乡的子女通个电话,她会很客气地找人帮忙。家里有电话,可是母亲只会接听而不会拨打,每次想和儿女打电话时,她便拿着写着子女电话号码的纸条,找邻居或亲戚帮她拨通电话后,再跟我们通话。
    母亲一般不主动给子女打电话,即使是她身体不好的时候。“老毛病了,没什么。你们在外,工作生活很繁忙,少让你们操心。”每次亲戚电话告知母亲身体不适,面对急匆匆赶回老家的子女,母亲总是一脸微笑着说。
    父亲因病早逝,在那缺衣少食的年代,母亲含辛茹苦,起早贪黑,将我们兄妹四人培养成人。沉重的负担、过度的劳累,让母亲落下了一身病痛,但她总是默默忍受。“老毛病了,没什么,拖拖就好。”母亲总是笑着安慰我们。
    此次母亲主动要去医院看病,我内心深深知道,母亲的病,不仅是身体上的疼,更多是心灵上的痛。细算来,连工作生活在县城,离老家就20公里路程、离母亲最近的我,也已有一个多月不曾回家了,甚至忘记了打给母亲个电话问候一声。
    第二天一大早,正在家中洗漱,室外传来敲门声,开门一看,母亲已在门口,手里拎着一袋鸡蛋和一瓶水豆豉。“你们上班忙,我坐村里的微型车自己下来。来得匆忙,园子里的菜也顾不上采些来。”母亲一脸的愧意。“鸡蛋是家里土鸡下的,水豆豉是你最爱吃的。放在冰箱里,慢慢吃。”在年迈的母亲眼里,我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男孩。
    在县中医院,好友张院长热情地带我们去找医生。“这几天连续下雨,我双腿风湿病的老毛病又发作了。请你帮我理疗一下,再开点止痛药就行。隔几天我孙女就要高考了,她父母要去下关陪伴她。”面对医生,母亲婉言请求。
    那刻,张院长、医生和我,都沉默无言。
    做完针灸理疗,开了些药,我和母亲回到家中。那天,我跟单位请了假,像小孩一样在家静静聆听母亲唠唠叨叨聊了一下午。聊的内容与以往一样,便是村里的一些大事小情,或是园子里各种蔬菜长势之类的常规话题。那时,母亲仿佛已没什么身体疼痛,满脸笑靥绽放。
    傍晚,母亲执意要回凤羽老家,说是家里养的鸡没人照看,放心不下。无奈,我和爱人只好开车送她回家。那天,天空的雨下得格外的大,回家的路程显得格外的长。
    “回家的路有多长?”我不曾一次听人质问。是啊,“回家的路有多长?”我也不断质问自己。其实,自己工作和生活的小县城,和老家的距离只有区区20公里远,可是我越来越觉得,我离回家的路程却是那么越来越遥远。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