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烟火·清芬

2018-07-11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偶然遇到我多年前的学生,她拉着我的手兴奋不已:“疏雨老师,您知道我们当时把您崇拜到什么地步吗?”我笑了,看着她生动的笑颜,不禁心生羡慕和感动。“那时啊,我们老在猜想,您需要买菜吗?需要吃饭吗……”那灵动的眼神中又漾起熟稔的稚气。“呵呵,是吗?”我被她逗乐了:“原来被崇拜的最高境界是不食人间烟火啊……”
    流年似水,当时梳着羊角辫胖嘟嘟的小丫头已经长到了如花的年龄,心中不禁涌起“怕年华似水春去渺”的淡淡的怅然,细碎的过往在绵密的记忆中疏疏落落地点染洇漫。
    穿行于市井与文字之间,每天抬头迎送日头东升西落,低头盘算柴米油盐。街头繁忙纷杂的菜市,我看到卖猪肉的女人身上的油腻和割肉收钱的麻利自若;漫步小城古街,我看到鼓楼脚下修鞋的夫妇,不卑不亢地微笑,从容地忙碌;行色匆匆的上班途中,我看到卖早点的老人深深的皱纹和她那弱智的女儿不知世事茫然的笑容……苍凉斑驳的喜悦一点点浸润在熟悉的叫卖声、汽车的喇叭声、嘈杂声中。
    最烟火的地方,才有生活的真味儿,味儿在一粥一饮之间,是一种私密而固执的印迹。在市井的小街上行走,我亦会提着一把俗绿回家,抑或是除去了内脏待烹的鸡,或是砍好一袋排骨。心里也会为只属于我周遭的哀乐纠结,挣扎。也会因为镜中平添的一缕白发而惶恐,亦有年华老去而无所成就的焦灼。
    出门前,我亦会对着镜子略施粉黛,但只一点点,不敢把自己拾掇得太脱离原版,怀揣着自己的哀乐和那么点刚刚好的自信,出得门去,于滚滚红尘中保持微微低眉的宁静含蓄与退守,偶得闲暇也会与闺蜜侃得天昏地暗,一席素宴,把酒黄昏,哼上两句:“去时陌上花如锦,今日楼头柳又青……”或与家人沏一壶香茶,在冬日的窗边,在茶与煲的汤混合的暖香中,读一本平日无暇读的书,享受着淡淡的家的味道。想起那句话:“真味只是淡,至人只是常。”
    我亦会放下心头的纷繁,在水流花放,柳絮缱绻的春日,换上一袭粉绿的碎花长裙,让荷叶边的领子旖旎着微微流转的古典,然后翻出珍藏已久却一直没有勇气穿的水红色丝质绣花鞋,将自己婉约成一阙美词。摩挲着行云流水的手工刺绣花纹,如抚摸一段鲜为人知的陈年往事,轻轻穿上,偷照菱花,发现平添了一抹风情,身心随着脚的柔软舒展渐渐柔和惬意。春风吹动着长长的卷发,鼓荡着一种祥和舒爽的快意。然后,沏一盏香茶,或临窗读一段文字,或心无挂碍地躺在摇椅上,沐浴着春的流光,听一段张火丁的《锁麟囊》,正如雪小禅所说,程派是青衣中的青衣,让人渐渐了悟人生不就是一个“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的过程么。
    曾经,于每个清晨,带着淡然和喜欢走上讲台,走进文字里,融进孩子们的澄澈清明里,俯下身子聆听花开的声音,和他们一路行吟,一起成长。多年以后,孩子们亦会感受到这烟火中的清芬吧……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