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守  望

2018-07-1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陈义锦
    周末回家,一进家门,就看见父亲正在给母亲喂饭。他刚从碗里舀出一小勺稀饭,凑到嘴边,轻轻吹了吹,再小心翼翼地给母亲喂过去,“来,再吃一嘴,别噎着……”“噢,不吃了,那就自己擦擦嘴。”父亲边说边给母亲递上纸,母亲用左手胡乱地在脸上擦着。
    在那些艰苦的岁月里,为了生活,父亲不得不去挣钱,要么帮别人盖房子,要么帮别人做家具。一开始是在村里做,再后来口耳相传,邻村的或是更远的村民都来请父亲去做。就这样,父亲有了做不完的活计,我们几姊妹读书钱也总算有了着落,但所有家务、农活便都落到了母亲一个人身上。田间地头,家里家外,洗衣做饭,缝衣制鞋……母亲就这样从早到晚不停地张罗着。记忆中,母亲从来没有在父亲面前表现出劳累的样子,似乎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也从来没有和父亲吵过架,偶尔埋怨几句,那都是因为我们学习成绩下降才惹的祸。
     春去秋来,春去又秋来。我们有了自己的工作,也都成家了,并都有了自己的孩子,母亲也当了奶奶和外婆。即使当了奶奶和外婆的母亲,也俨然像个铁打的人,几乎没有生病住院过。“焜焜,阿婆给你做你最爱吃的木瓜鸡,或者你想吃什么,阿婆给你做……”这是母亲在电话那边常对我儿子说的话。可世事难料,当我们还在想象着以后如何给母亲享福时,母亲突然得了中风,从此,母亲忙里忙外的身影和关切的话语被永远定格在那个难忘的午后。
     母亲住院了,第一次住院,住了很长时间。好几次,我看见母亲狠命捶打过她右边的脚手,号啕大哭。医生说,这类病人都会有这种表现的。但我不全信,父亲也不全信。父亲总会拉起母亲的左手,用各种各样的语言安慰她,“多苦的日子都过来了,多苦的日子你都不哭,现在哭什么,有孩子在,有我在,你还担心什么呢……”父亲眼圈红红的。
     平常的日子里,父亲总想着法子让母亲开心:陪她看电视,用轮椅推着她到处逛;变着花样给她弄营养又容易消化的东西:榨汁、熬粥、调面糊、舂肉泥……就这样,父亲十一年如一日地重复着每天的工作。即使这样,也终究治愈不了母亲的病情,父亲也消瘦了很多,可他从来没有在母亲面前表现出劳累的样子,就像当年母亲从来没有表现出劳累的样子一样。“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俩站着不说话,就很好。”在顾城的诗里,陪伴就是这样简单而美好。也许,在父亲的眼里,陪伴既是一种岁月的沧桑,也是一种患难情深吧。
     每次别离,我都不敢仔细看他们,但又忍不住瞥见母亲失落而又期盼的目光,父亲则佝偻着身子,非要把我们送到门外,“你妈妈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现在生活好了,你妈妈怎么会成这种样子了呢,我俩说好的,要多活几年的……”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