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牵  挂

2018-07-1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张啟隆
    有人说:“厨房的温度其实就是一个家的温度”,出门在外的游子每当吃不好睡不好时总会无比想家,一间小小的厨房里几个简简单单的菜总能吃出不一样的滋味,也许是因为一家人围坐吃的氛围,也许是因为这平凡而熟悉的味道,总之,那是种无法替代的滋味。
    每年的这段时间我总会收到很多包裹,它们大多来自于我的母亲,每次包裹里的东西可谓是大杂烩。四月是一大包梅子、咸菜和真空包装的酥肉,五月的包裹里是蜜饯,等到六月可能又是粟米糖和油香。
    母亲给我寄这些东西缘于某次我在宿舍开小灶,我煮了碗面并在朋友圈里发了个小视频,本想让母亲看的是我的面“卖相”如何,结果母亲的关注点是——那碗面里没有肉。那次以后母亲便经常给我寄东西,次数频繁而且每次收到的东西总是五花八门,这仿佛成了母亲的一个习惯,恨不得把家里所有的小吃都要给我寄完一遍似的。
    汪国真说:“我们可以走很远,却总也走不出母亲心灵的广场”,我们不知道在父母的眼里我们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而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在慢慢长大,有些东西其实我已经不爱吃了,梅子等我收到的时候其实已经坏了,蜜饯每次都太多了,油香等我拿到的时候已经不脆了。这些我从未和母亲提及,因为我不想让她感到失望。每次收到东西我总是很开心的给母亲打电话,细数着那几样东西好吃,母亲总是比我还开心。因为他们知道对于我们而言,家是一辈子的馋,他们用最简单最朴实的方式爱着我们,有人挂念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那次以后我便很少在朋友圈晒生活的点滴,因为我知道他们能看到。那次以后我学会了报喜不报忧,偶尔发朋友圈大多是晒晒自己去比赛或是得了奖,因为我知道他们能看到……不知何故,父亲和我仿佛有了种莫名的默契,他的朋友圈里多了些他拉完货早早回家的动态,多了些从我的朋友圈里转的发关于《巍山潮》和《巍山消息》的动态。偶见某期有我的名字,转发时便多了几个竖大拇指的表情。即使他们不善言辞,即使没有言语的交流,我们却快乐着彼此的快乐,突然觉得这冷漠的朋友圈多了几分温度。
     父亲也许不能把我写的东西一篇篇看完,并和我较武论文,而从某种意义上父亲和母亲永远是我的第一读者。某位作家说:“年轻人假如不能在文学里面得到乐趣,那就不要写,因为除了得到乐趣得不到别的回报”。我们本不善于表达感情,可我庆幸自己可以用文字这个媒介来一步步记录积藏在心底的感情,记录自己的心路历程,用我笨拙的文字记录父母那些醇醇的爱。
     照片能记录下容颜,而我一直坚信,文字能贮藏情感。也许多年以后父母渐渐老去,某个饭后的傍晚我伴着夕阳翻开泛黄的书页,为他们读一读那时写下的一篇篇文字,纵然只言片语但里面有我们的回忆和感情,想来,这当是我写作的乐趣吧。
     我们在一点点成长,在青春的路上拼命地向前奔跑,快到父母渐渐跟不上。那些熟悉的关心和爱,因为太过熟悉总是容易被我们忽略,被我们习以为常。可是我们很幸运,一回头还有很多双牵挂的眼睛在注视着我们,还有那些父母最简单朴实的爱牵挂着我们。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