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北京随记

2018-07-2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因为喜欢京剧,所以向往京城,京腔京韵中的它,一直是红色的,大红袍的红,红得凛冽,端然,大气,不容置否。
    天暗下来,是地铁站最拥挤的时候,攒动的脸,一晃而过的广告,有孩子靠在疲惫的妈妈身上;小情侣相互依偎,私语着;高鼻梁大眼睛的异域女孩三春花韵地笑着,毫不避讳你手机对着她尽情地拍;侧靠在椅背上的中年女子闭目养神,暂时卸下一天的疲累;或站或坐的男孩女孩,目不斜视地盯着手机,手指不时划动着……“下一站:知春里,下车的乘客请做好准备。”“知春里”,多前尘,多生香的名字,令人无限遐想,在心中粉艳着,灿然着。挤出热烘烘的地铁,只觉得寒风料峭,我低下头尽量将脸藏在厚厚的围巾里。
    长安街上行人并不多,冷风中更显开阔和笔直,一个人走在异乡的街上,有一种放逐的寂寥和快意,我多次设想过这样的游走和放逐,只是没有想过会是长安街,如果是,应该是寻长安大戏院而来的,但是,没有。就这样没有任何目的地走着,孑然而肆意,近于任性了。朋友说过你想在北京的街头觅到梦中的皮黄声声许是更难的,它或在不染尘烟的大雅之堂,或在最市井最烟火的民间里,不是初来乍到的你能觅得到的。也是,我不用刻意去寻,许多东西都是遇见,而不是寻到,我没有去梦寐以求的不染尘烟的大戏院,执意孤绝地走着。
    走过西单地铁站口转角处,久违的司鼓声点点滴滴入髓而来,嘶哑苍凉的京胡声,百转千回着,直抵心扉。一位老人在瑟瑟的风中,脚打鼓点,手拉京胡,须发在夜色中骇然的白,“大雪飘扑人面,朔风阵阵透骨寒。彤云底锁山河暗,疏林冷落尽凋残。往事萦怀难派遣,荒村沽酒慰愁烦……”裂帛般的唱腔在这样的夜晚猝不及防地扑卷而来,满目的绮丽和苍凉一下将我击中,只觉得心生疼着,情难自禁,我掏出所有的零钱轻轻放进那个有着零星毛票的口缸里,老人双手哆嗦着作揖:“谢谢,谢谢……”,他的谦卑、惶恐令我心痛难忍,这样的行腔里应该藏着多少静落灯花,山高水长啊,却倚着墙,聊避风寒朔朔,在这极少遇知音的地铁站转角寂然吟唱,在行色匆匆的过往中无限苍白和悲凉。渐行渐远中,老人的胡琴声游丝般绵延悠长,那样隐忍,那样幽咽,不流畅,却是百转千回的好,是凄美的宋词,是游弋于蓝色夜晚的孤魂。
    究竟是京城,凉,也是这么个凉法,大气磅礴中透着慈悲与惆怅。如王佩瑜演绎的老生,清冽,浓重的大气,凛凛然,抛却了演技,气韵浑然天成,万千气象只在清明的眉间眼底,无限地况味,无限地苍凉,如寒风中的圆明园,黄沙漫漫,凋敝的青灰,浩荡的寥落铺卷开来,连垂柳的凋落也漫天卷地的,几米长的柳条在萧萧的风中缱绻翻飞,柳丝风片劈面而来,袅娜中都透着凛然的风骨。青灰的天地,黄叶纷纷,西风紧,北雁声断。曲径环廊,寒塘残桥,偶尔觅食的鸟雀在这阴冷中,仿佛也有些许的阴郁。青灰的残柱,巴洛克式拱门和青灰的天地融合着,又对峙着,硌得人生疼,这样的清辉冷寂中,在圆明园孑然而行。
    许是天意,安排这样的遇见。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