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姑苏·幽梦谁边

2018-08-01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对于苏州,我更愿意唤它姑苏,“姑苏”两字在口中有了时空的纷扰缠绵,一路杏花春雨浅绿桃红地铺展开来,是烟雨楼台春无限,是舟傍山边行,花枝露水犹湿。
     刚到苏州的时候,蒙蒙的黄梅天气,秀颀袅娜的草木,一晃而过的石桥,和我心中的姑苏一点点地契合又疏离着。我喜欢这样的城市,没有金陵王气,也不雄心勃勃。不疾不徐地过着今天的日子,几千年都这样过来了,急什么呢?而对于异乡的我,离开熟悉的人群,离开一切烦扰心绪的因素,寻明心见性的一隅,姑苏,无疑最是适宜的。它几乎是一个情结,所有读书人心中让身心休憩的后院。
     我们住的地方,是位于三香路的一个园林酒店,说实话,丝毫没有给我酒店的气息。院内玲珑剔透的亭台,飞檐娇俏,木刻雅致;回廊粉墙青瓦,身段婀娜。青石草木相间,围得一泓清水。一座折形的小桥稳妥而情趣地架在上面,无人的晨昏,我们喜欢坐在上面,看桥下鱼儿追逐嬉戏,玩到欢处,会忽然跃出水面,遂不及防地溅你一身水。暮色中的园子安静却兀自地美着,正如有些自恋却不爱招摇的我和她。这无人的山水彼时成了我们的舞台,我们移步换景无拘无束地绽放着自己的才情和姿态,彼此抓拍下这惺惺相惜的欢喜。更多的时候,我和旅游偶遇的友人在园中游走,她端庄大气,珠圆玉润,总是应时应景妙语连珠,让我开心不已。这样的游走我们会放上一段《十八相送》,在这苏州的园子里,听上一段越剧,这抑扬婉转的吴侬软语,是那样的妥帖和快意。我们跟着哼唱,应着这“三五步千山万水”的戏曲意境,仿佛也在十八里相伴相陪。
    我们也出去古街上走走,苏州的女子就是美啊,皮肤白皙红润,头发乌黑,身段袅娜。同为女子的我们,花痴一样看着人家,袅袅婷婷地消失在视野里。等回过神来,相视一笑,美,真的有致命的杀伤力。有低吟浅唱隐隐传来,是昆曲么,我们一时来了精神。寻着声音,于幽僻处找到那山塘书院。这是一家唱评弹的茶楼。我们坐下,轻轻喝着茶,听了一对评弹夫妻柔肠百转地演唱:《钗头凤》《黛玉焚稿》《天涯歌女》……那唱词,那音韵,那刚刚好的风情,也偷着刚刚好的薄凉,很前世。
    听曲归来,我们按捺不住心头的万水千山的感动。怕影响旁人休息,寻得大厅一隅,迫不及待地相互倾吐,那韵律,那唱词唱腔才是我久违的江南啊。她顾盼地示范着演员的眼神,手势,发音,是啊,她也曾属于舞台,我悄悄揣测,玉貌朱颜的她,当年也应该是这样风华绝代呀。我们如两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欣喜顾盼,不知今夕何夕,全然忘却发间潜伏的触目的银丝。
    烟雨姑苏,幽梦谁边?因为遇见她,我遇到了最好的自己。在最美的地方,有最心仪的相伴,足矣。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