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乡土的守望与忧思

2018-08-29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乡土的守望与忧思
——《杨友泉小说精品选》管窥

    □ 杨义龙
    如今,“乡愁”俨然成了农村题材作品的主题。但许多乡村题材的文学作品少了向人性内部开掘的勇气,或者说,对于当下的农村和农民,大多数的写作者只是停留在表象,而没有深入到乡村的根部,远离真正的乡村和农民。
    杨友泉不同,他骨子里还是农民。他熟悉泥土,也熟悉泥土里耕作的农人。杨友泉写出了农村的贫困、农民的艰辛以及他们的抗争,写出了农民群体进入城市的先天不足,而在城镇化的推进下,农村又没有了他们立足的基础。当然,爱情的纯美、田园的诗意也与之并存共生。    
     对于人性的深度开掘,是杨友泉小说的特质。他的小说如一台挖掘机,理性地向人性的纵深探索。《疤痕》里的陈大胜,因为偶然的一次“见义勇为”,额头上留下了疤痕,而他又没有城里人的心计,去公安部门邀功请赏,只是在破案的过程中才把他这个隐藏起来的英雄“揪”出来。事实上,他却因为这道疤痕相亲不成,打工不成。这道疤痕给他打上了坏人的“烙印”,他到处觅工不成,产生了仇恨,终至入狱。人生充满了荒诞,人心的险恶在此袒露无遗。在《一个人的战争》中,这种人生的苍凉无助之感,人性之卑劣更为触目惊心。为了女儿上大学的学费,妻子不惜故意让车撞死,结果开车的是个穷鬼,交警判的八万块钱补偿无力偿还,岳父母认定女婿把钱据为己有,以死相逼。为了女儿读大学,两条人命换不来八万块。最终女儿仍然选择了打工。在这个过程中,驾驶人无法可想、单位无力解决、交警爱莫能助,曾几何时,人心变得如此“漠然”。金钱带来的虚假繁荣背后,是人性的扭曲。皮得的岳父母,不为女儿的死伤心,要的是八万块的养老钱,原本纯朴善良的农民,也逼成了要钱不要命的无赖。《恶之花》中,无助的残疾人干起偷窃的勾当,这本就是恶,而保安、警察和“我”的以恶制恶,更是让人性呈现出令人心痛的残忍。
     如果杨友泉的小说只是一味地写尽农民的贪欲与农村的无奈,那么终究是不客观的。在杨友泉的笔下,也有农民的善良,农村的温暖。在《寡妇磨》中,守水磨的寡妇水嫂虽然孤单,却并没有对生活失去信心,也没有在山里的寂寞中无奈与悲伤。在大山、月光、小河、水磨等诗意书写中,水嫂遇到了银生,对石匠银生手艺的欣赏衍化成男女之欢,爱情也好,情欲也罢,总让人在清冷的月光中品味出人性的温暖。    
     生存条件的恶劣与人的奋力抗争,构成了杨友泉小说的张力,这种张力呈现出高原人坚韧不拔的意志。《烟垄边上的人家》里,持久的干旱炙烤着红土地。而烤烟,却成了农民残存的希望,要不停地挑水,才能让烤烟不被太阳烧焦。即便如此,他们依然抗争。他们更知道生态保护的重要性,看见白鹤飞来,他们欣喜若狂,当镇上的人扛着枪来打白鹤时,杨天建冒着被群殴的危险惊飞了那只白鹤,他的腿也被镇上的人打断。《田土的歌者》里的父亲,用骨头和血肉与命运抗争;《跟踪》里的老汉吴凤书,不屈不挠地跟踪屠夫朱虎,不仅是为了自己家被偷的猪,也在与农村的黑恶势力抗争;《一个人的战争》里被激怒的李皮得,用自己卑微的力量与整个社会抗争。有时候,合理的诉求得不到解决,公平与正义得不到维护,这是社会的现实。自然生态与社会生态的双重恶劣,让这一群叫做农民的人焦头烂额。
     多元的表现手法构成了小说的诗性与智性。杨友泉的小说,有以情节取胜的,如《一个人的战争》《跟踪》,宛如电视剧场景般峰回路转,宛若亲眼目睹;有以用语言赋予小说诗歌节奏感的,如《松竹梅兰图》《恶之花》,其语言如同诗歌般凝练,推动着情节的起伏和节奏的快慢;有以白描创设独特氛围的,如《寡妇磨》《田土的歌者》。《田土的歌者》:“父亲的脸皮就像被阳光晒裂的田土,裂痕很深。父亲是不苟言笑的,但一笑我的心就整个吊起来,我觉得他脸上的田土一块块被挤碎了,挤碎的田土马上就会簌簌地落下来……父亲的笑容不可能灿烂,父亲的笑容是一些板结了的、移不动的、卡死的田土。”“父亲的脸皮像龟裂的,分割为无数块、无数片的田土。父亲的脸皮像是由无数块的田土拼凑出来的一片田地。”看到这样的文字,自然就会想起罗中立的油画《父亲》。读这样的文字,你会想到是诗,是散文。在此,作者熟练驾驭语言的能力展现无遗,难怪他同样擅长诗和散文。
     瑕不掩瑜,杨友泉的小说也存在当前小说创作普遍的问题:个性不够鲜明,缺少独创性;在题材上涉及面多,但不深入;有些小说如《嫁夫》为写小说而写,缺乏内在的逻辑性等。这些问题,仍须在以后的创作中提升。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