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看鞋七十二变

2018-08-29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李筱燕
    下雨了,看着儿子穿着好看的小雨鞋在院子里的积水中趟来趟去,咯咯的嬉笑声如同被他溅起的朵朵水花飞洒在院子的各个角落,童年往事浮上心头。
    十几年前,我还是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学生,每天穿着母亲做的方口黑布鞋往返于家到学校的土路上,因此,鞋子常脏得让人分不出它原来的颜色,更糟的是,一两个月后,大脚趾便会从鞋尖探出头来,于是母亲便会找点碎布片给它补上。好在伙伴们也跟我一样,所以自己也不觉得这样的“点缀”有什么难看之处。可一到雨天我就惨了,村子里的小路满是稀泥,像倒了一路的油粉汤,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水泥”路。走到学校时无论是鞋,还是脚,都早已面目全非,脏倒先不说,穿着潮湿的布鞋坐在教室里上课,偶尔挪动一下,泥水就像小虫子般在趾间钻来挤去的感觉告诉我脚还没被冻麻木,那种难受的感觉真是终生难忘。后来看了《灰姑娘》的故事,便总缠着妈妈给我做一双木头鞋,下雨时,水进不去,泥沾不着,多好啊!可母亲说:“木鞋怎么能穿?硌脚!我们小时候可只有草鞋穿,知足吧!”于是,童年的梦里便一直有一双木鞋在飞着,飞着……
     后来,母亲给我买了一双塑料凉鞋,褐色的带子交叉在一起,穿在脚上轻飘飘的,它每天陪我走路、跑步、跳绳、上体育课,无论晴天还是雨天,只要脏了,伸进沟里一洗了事,虽然冷,但我喜欢洁净的感觉。但几个月后,凉鞋“不堪重负”——鞋带断了。母亲把火钳在灶窝里烧得通红后在断口处一烙、一按,又可以继续穿了。再后来这双凉鞋一直逃脱不了被烧、被烙的命运,直到遍体鳞伤,再不能粘合为止,我才又迎来了一双洁白的新凉鞋。可好景不长,第二天我穿着鞋到沟里冲脚时,一只鞋被水冲走了,我哭丧着脸回到家里,结果挨了一顿打,因为那是母亲卖了三升米才买来的。为了让我记住这个教训,我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得不穿着母亲用破旧衣服改装的布带子做成的凉鞋,那年的夏天是灰色的,还很漫长,鞋子似乎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
     到县城上初中时,许多同学都穿着白色泡沫做的圆头运动鞋,这种可爱的样式是当时最流行的。可是有不破的鞋穿就很不错了,我怎忍心让含辛茹苦的父母给我买这么昂贵的鞋子呢?所以,每逢上体育课,站在穿着这样鞋子的一排同学当中,穿普通胶鞋的又正值青春期的我有点自卑,好在不久后我们村成为了制种玉米的实验基地,那年的玉米卖了个好价钱,所以父亲也给我买了一双这样的鞋,父亲真是我的“及时雨”,穿着它去上体育课,心情也似乎开朗多了。半年后,鞋底裂了一个小口,每到下雨或地上有水,水便会侵入鞋底,粘糊糊的,不过还好,难受只有自己晓得,别人看不见。只不过每到一个地方便会如王熙凤般地先声夺人——我人未到,“咯吱咯吱”鞋漏气的声音便先到了。
     初二那年,家里不但种制种玉米有了经验,而且还种植了烤烟,家境渐渐宽裕,生平第一次穿上了黑色的皮鞋,尽管现在想来皮鞋式样很土,皮质又硬又磨脚,但还是喜滋滋地穿到它寿终正寝才换了一双新的。等上师范后,节假日常和宿舍里的姐妹到步行街淘上两双象征青春活力的运动鞋或皮鞋,有了它们在我脚上轮流“值班”,鞋子留在我心中的痛楚也渐渐淡去了。
     现在,且不说各大鞋城里的“鞋海”种类之繁多,更不必说皮鞋展销会上物廉价美的大甩卖,单是看着大街小巷的鞋店,面对琳琅满目的鞋柜,就足以让人从心动马上付诸行动了。男鞋简约大方,女鞋优雅别致,童鞋活泼可爱…我们大可尽情试穿,随意挑选。而儿子也从未为鞋苦恼过,他春有婆婆做的布底鞋,夏穿轻便的凉鞋,秋蹬炫彩运动鞋,冬套温暖的短筒靴子,别提多幸福了。曾经奢望有双木头鞋的我也拥有了不少款式、质地、风格、颜色各不相同的鞋子,对鞋的要求也从最初追求廉价耐穿,一步步上升到了舒适美观。
      生活水平提高了,“灰姑娘”也穿上了水晶鞋。我想,像我这样的“灰姑娘”应该还有很多吧……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