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荒  寒

2018-09-12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第一次看到孟小冬晚年的照片,黑色中袖旗袍,黑边儿眼镜,清癯明净的眼神,不艳不俏,许是生在冬天,骨子里就带着肃清清踏雪而来的清冷,却有一种猝不及防的清远深美,潇潇地席卷而来,豪夺人目,直击人心,这是一种怎样的风骨。也见过她穿狐皮衣的旧照,很少有女子把狐皮衣穿得不媚的,而穿到孟小冬身上依旧是冷面清明的荒寒。她身上有难得的静气,无论是折服京城华盖,还是“冬皇”之名声震华夏,都那样冷艳安静。
      她的荒寒里,有过她的爱,她的低眉,她的痛彻心扉,她的孤傲,她的笃定,她的入髓的声声皮黄。有的人天生就带着某种气息,成就了一世的才情,也注定一世的孤寂和荒寒。比如张爱玲的文字,孟小冬的声腔。这样的气息一旦附体,是逃也逃不掉的,只能抵死厮杀缠绵。
     她少年成名,一张嘴,黄沙漫漫,满座皆惊,那年她九岁。她是被戏附了体的人,戏便是命,但是她的舞台生涯却很短暂。在她的戏正如日中天的时候,她遇见了他,生旦错位,阴阳颠倒,一段《游龙戏凤》,她是龙,他是凤,珠联璧合,满堂彩,绝配,唱得所有人心旌摇曳,彼此亦动了情。他名满京华,她,年少芳华。他,已有王明华、福芝芳两房夫人。她爱得至纯至真;他爱得顾虑重重。
      终于结成连理,他是名角,怎肯让她再抛头露面。为了他,她退出舞台,孤傲奇绝的她过起了低眉乖巧,深藏金屋的日子,有梅郎爱抚相陪,每天的日子都泛着金粉金沙的光彩。独自在家的时候,潜心研习余叔岩雅正精纯的唱腔。然而短暂的幸福昙花一现,诸多问题和纷扰接踵而至,四年后,她选择分手,分得磊落明快,不留一丝余地,在《大公报》的头版连登三天分手启事,启事最后说:“是我负人﹖抑人负我﹖世间自有公论,不待冬之赘言。”这样的沉郁顿挫,和她在舞台上爽朗豪迈的扮相暗合。真真是那种纵有千般沉痛也要打碎银牙往肚里咽的“冬皇”气派。
      然而,气派是给别人看的,痛彻心扉是自己的,她绝食,为他送了半条命,从此落下胃疾。还好,有人愿意为她寻遍名医治疗胃病;愿意派直升机接她,自己抱病却亲自在机场迎候;愿意全力支持她拜余叔岩为师;愿意为她拖着沉疴之躯,大办酒宴,只为给她一个名分。他,就是上海滩青班巨头——杜月笙。应了孟小冬对曾经的他说的那句话:“我要么不唱,要唱一定比你唱得好;要么不嫁,要嫁一定嫁一个一跺脚满城抖的人。”曾经的伤痛,在杜这里被无微不至的熨平。她亦在杜最后的日子里衣不解带悉心侍慰,真正重情重义奇女子。彩云易散琉璃脆,一年后,杜月笙离世,她不再登台,她为他收声绝唱,只因为广陵绝响,无人再是她的知己。
      她令人着迷的唱腔、她深居简出的生活方式,人生态度、人品气韵都成了余叔岩的翻版,听她的唱,仿佛听得见孤傲淡雅的风骨,是剧中人的性格,也是隐藏在粉墨装扮后面的伶人的真性情。她和师傅余叔岩一样,从唱腔、嗓音、气韵乃至人生态度,共同形塑了余派“寂寞沙洲冷”的特殊气韵,这荒寒的气韵在戏里,也在他们风沙漫漫的人生里。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