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刹那记

2018-09-19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雨下了一夜,早上依旧延绵。骑不了车,小城外围拓宽的街道、公路,依旧满足不了雨天车流的吞吐。走路去上班,从城北到城南,沿着古街穿过古城。灰色,湿漉漉的古城,这样的基调让人刹那间仿佛走进了贾樟柯的电影。
    不知道为什么,贾樟柯这个名字让我无端地想起旧木箱里樟脑的味道,那种老了的丝绸的味道。如他的电影《山河故人》《无用》……那纪录片式的灰蒙蒙的汾阳古城,城里庸常如你我的人们:那些穿着粗劣衣服打工的人,端着大碗,站着呼噜噜地吃早饭;缝纫机飞针走线的轰鸣,电风扇不停地旋转,没有掩饰过的平静专注的脸;老式的听诊器,台历,病人红肿的眼睛,后颈上的疙瘩;片中人物有木讷的神情,嗫嚅的说话,有一搭没一搭的交谈,没有剪辑,不像背好的台词。
    没有通常影视剧的鲜亮流畅,却是如此真实的打动人心。
    在旧山河里,人们一茬一茬老去,包括我们自己,有时想要抓住什么,其实什么也抓不住;有时想挣脱什么,又无力挣脱。随着山河光阴兜兜转转地走,像丛林里的兽,有时独行,有时同行一段,“生命如此漫长,每个看似重要的人,都只能在我们的生命中陪伴我们走过一段路程,没有人能够从头到尾陪伴我们始终渡过。但是,我们从每一个人身上得到的东西是不同的。”在依旧的山河里,散去的人和那些不曾排练的过往,已不再来。在绵邈的时空中,了若春梦,包括那些爱恨疼痛,悲辛交集。只是在触景的时候,才会一点一点想起,连接起一点一点的疼痛。或许,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家” ,让自己安心、无畏的家,而不是一味地置身于忙碌中,去获得一种麻木的踏实,却丧失了真实。是啊,不要丢了回家的钥匙,不用告诉别人:你若看到过去的我,请把“他”带回家。
    贾樟柯镜头中行色匆匆的人们,还找得到自己的“家”吗?屏幕上那个叫马可的服装设计师,是服装品牌“例外”和“无用”的创始人,乌黑的发,简单的棉布衣服,素净的脸,低眉敛目。穿行于那些织布机间,安静而笃定:“一个东西,一旦经过手工来做,里面的一针一线所包含的感情投入和工业上的流水线作业是不一样的,所以古诗中才有‘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一个器皿,一个物件的背后,是一个生命,一个家的演变过程。”看着这些镜头,我和唱青衣的姨轻声地聊着天,她正在灯光下一针一线地给家人织着围巾,笑容里有着平静的满足和从容,日子如手中暖而质朴的线,绵长,柔软而敦厚。或许,正如马可所说:在这个时代,我们可以透过主动的选择,拒绝无意义的华丽与消费欲望,以“自求简朴”的生活态度,走向内心的深处。去发现自己内心的真实需求,学会区分什么是真正的“需要”以及“想要”,少一些欲望和物质上的占有,多亲近自然和直面本心,不需拥有太多的物质,人会活得更轻松些,在纷繁的生活中还找得到回家的路。
    想着这些的刹那,雨仍在下,绵绵的,没有停下的意思,下班路过小菜市,买点家人喜欢吃的菜,打着伞步行回家。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