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蟀声悠悠书香飘

2018-09-26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李光乾
    夜读是件赏心乐事,在蟀声里夜读更是其乐无穷。
     我家庭院的草丛、柴堆、瓦砾是蟋蟀的乐园,每到黄昏时分,蟋蟀便大展歌喉。常常是此起彼伏,争先恐后,大有你方唱罢我登场之势。于是,我就在蟀声中开始睡前一小时的夜读。几十年来,那一个个寂寞冷清的秋夜就是这样度过的。多可爱的小精灵啊!正是有它们相伴,夜读才别有情趣。
     然而先前我却对蟋蟀抱有成见。
     大凡读书人都希望有个安静温馨的读书环境,因为读书的乐趣及书中的千般道理是要在静观默想中慢慢品味的。而蟋蟀却不合时宜地闯进我的生活,打乱这种平静。
    这不,还没进入国庆节,那些在绵绵秋雨中无处藏身的蟋蟀便三三两两地钻进我的寝室大展歌喉,吵得我心烦意乱。寝室不是“中国好声音”的舞台,我也不是手握大权的评委,蟋蟀来此展示才艺,岂不是“拜旨走进吕祖庙--走错门了”么?于是我又敲桌子又拍门窗,对这些不速之客下达逐客令。然而这些在文人笔下充满灵性,宋时身价二三十万文钱,如今在京津一带卖到一两百元一只的小虫却一点也不灵,它们不知自己以“吱-吱-吱-”“唧-唧-唧-”的歌声吸引异性时,会影响我学习,也不知自己浪迹天涯,在异乡谈情说爱会有“不遑启居,无家之故”的忧虑。其实蟋蟀根本没有想这么多,它们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低等动物,但随遇而安,适者生存的能力比人类还强。一旦进入我这间冬暖夏凉的土屋,就再也不愿离开了。
      其实蟋蟀进屋并非从我开始,而是有两千多年历史。《诗经·豳风·七月》中有:“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可见,蟋蟀入室鸣叫是季节使然,而非与我作对。因为秋天过后,寒冬就要来临,蟋蟀也要找一个温暖安全的地方过冬啊!既如此,我何必耿耿于怀,自寻烦恼?
      于是我将悠扬的蟀声当唢呐,清脆的蟀声当笛音,欢快的蟀声当琴瑟。当抑扬顿挫、清脆悦耳的蟀声在耳畔回荡时,我就静静地在书海里遨游。如果说“碧纱待月春调瑟,红袖添香夜读书”,是古代许多读书人的一个美丽浪漫的幻想,那么,月落乌啼霜满地,蟋蟀相伴夜读书,则是我读书时的写照。虽然我的物质生活是贫乏的,至今仍住在简陋寒碜的土屋里,但精神生活却格外丰富。我可在书山寻幽探胜,慢慢享受五千年时光酿制的精神盛宴;也可在梦中与老庄对话,听孔孟论道。一想到读书、做梦还有这些可爱的小精灵相依相伴,先前对蟋蟀的成见就烟消云散。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