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慢 板

2018-10-10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是黄少华的那一段慢板,改变了我对荀派的看法。
    她之前,我是不喜欢荀派的,印象中荀派太粉腻,太俗艳,鲜红的唇,在任何场合下,不合时宜地发嗲撒娇,那夸张的眼神和手势,有些肆无忌惮地贱了,我着实怕了,直到遇见她。
    她出场时清简素淡,八十二岁高龄,往台上轻轻一站,那沧桑却见风致的韵味让我感到莫名的震颤和亲切——她像我那唱青衣的姨。那晚,她唱的是《绣襦记》里“顾影伤春枉自怜”一段,只唱到那“影”字的时候,我就被那阴柔跌宕,缱绻缠绵的唱腔迷住了,那声音丝丝绕绕,干净清澈,那悠然的要人命的慢板,怎么可以这样摄人心魄,那些幽微的气息,一直在牵着你,牵着你,在氤氲流荡中,只有淡香幽影的缱绻。那缕香韵,是有形的世界若隐若现无形的生命叹息,那缕香气,缥缈、绰约、纤细,却真真切切存在。“苍天若与人方便,愿作鸳鸯不羡仙”唱得人柔肠百转,像是爱上了一个人欲诉无言,欲罢不能。那声腔,那气韵,那味道仿佛绕梁了三日来到我的心里。她是荀慧生先生的弟子,荀派传人,原来真正的荀派是这样的啊,没有虚张声势,没有过于用力,摇曳生姿而又清新委婉。有着闲中着色,涉笔成情的美,淡而能浓,存本味,得清香。
    可是生活里的我们,却少有这样的让人沉静绕怀的慢板,很多时候我们被快节奏的生活推搡着,不明就里地往前赶,再往前赶,匆匆得心灵跟不上自己的脚步,更跟不上古人的脚步,灵魂不能和生命同时在场,心已不再安然。日子的烦琐,生活的重负,也曾让我们叩问自己:是否该慢下来,或许慢下来,才知道最终的心之所向。那么,我们是否需要一段这样的轻拉慢唱,让劳碌的心浸润在至情至性的跌宕缱绻的美里,养心,养气,养就秋天一样的静美,春天一样的和煦。浸在时光的暗香里,良久,起身时,你也会一身嫣然。
    时常想起木心的《从前慢》:“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 ,是一句。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变得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是啊,从前的日子,确实慢,慢到春去春来的光阴只够去想念一个人,这份想念在陌上花开,在楼头柳青,在夜深花睡去,亦在高烛照红妆。这份想念让人翘首期盼,期盼鸿雁传书,期盼伊人归来,那个时候的相思总是那样笃定而绵长,带着旧时光的丝丝缭绕的悱恻和惆怅。想想冒着热气的小店,那慢慢的车,马和邮件。这些渐行渐远的东西,还带着那个年代的余温。
    我们能否带着这样的余温,看水流花开,让生命在快板、流水、慢板间时徐时急,一张一弛,紧张舒缓地起承转合,经岁月的淬炼与打磨,收了余恨免了娇嗔,懂了因果知了慈悲,有了自己的风骨与格局。自渡彼岸,任风吹,任雪来。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