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程门清韵

2018-10-17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伶人”二字灵动芬芳,加了“老”字就有了分外妖娆的风骨了。
    因为姨的缘故,看见和她一样纯粹的老伶人就感到莫名的亲切。记得第一次听吕东明先生的《荒山泪》:“谯楼上二更鼓声声送听……”那时先生八十二岁,穿着暗红色底儿,金色洒花,灰白的卷发,微微佝偻着身子上来,有着掩不住的暮气。在台中站定,却气定神闲,过门伴奏时移步,抬手,刚刚好的曼妙苍凉的风情。那“谯楼上”一出,如飒飒的秋风,裹着繁华、苍凉,蚀骨而来。唱得和火丁一样中规中矩,字字珠玑,却比火丁多了些光阴的味道,这味道是老物件的静和朴,是老丝绸尘封的微茫,是经年的玉镯泛着的幽素的光。这光一点点从她深沉委婉,又清亮明丽的唱腔中透出来,透出来,摄魂夺魄,让你动弹不得,却是心甘情愿地沉溺、被俘,不想自拔。要有多迷恋,要经过多少山河岁月,才能磨砺出这样的火候,熬就这样一把风骨。
    以往听程派,只听火丁,只觉得干净、清冽、纯粹,如红酒喝到微醺,意犹未尽。后来听了先生的,如饮陈年普洱,刚刚好的时光,人和兴致,可遇不可求,怡情怡性,濡养岁月光阴。这光阴被这浸润得绵邈、干净、醇厚、明朗。她们便是白落梅笔下的春水秋韵,火丁清新自然,纤尘不染,像是深山里的清泉,又如花瓣中的晨露;吕先生宛若秋水佳人,风姿绰约,沉静有余韵。
    有人说,年少时有一颗老心,而年老时却有一颗少年心,是人生极好的状态。于我而言,少年时就与戏曲结缘,因了它的浸润,从小就比同龄人多了一些世事光阴的况味,所以自己认为是颇有一颗老心的,只是没有觉得怎样的好——人生成长的过程和状态,很多时候不是自己可知可控的,尤其是年少的时候。当然,日后归来还是不是少年,可能要看因缘际会和修为了。小半生过去了,闲暇时,寂寥时就听听新艳秋,吕东明,这样的老伶人都有一种苍凉醇厚,曼妙清奇的气场,让你欲罢不能。想想,这不是老心是什么?连听戏都要听这寒山瘦水的程派,更不要说老伶人那秋风朔朔,枯树寒枝的声音。
    记得雪小禅写过一篇叫《如果春天去看一个人》的文章,里面写的是新艳秋,她的清绝的唱腔,跌宕的人生,让小禅萌发了想去找她的冲动,可未能成行,斯人已逝,终成憾事。后来,因为一段“顾影伤春枉自怜……”她去拜访过住在天津的黄少华先生;又因为一段《荒山泪》她飞赴沈阳去拜访吕东明先生,为的是不留遗憾。我懂她:这样骨骼清奇的老伶人,见一面少一面,而这样的唱,也是人间难得几回闻了,也许转身就成永诀。看她文章里写着,我莫名地欣慰释然,仿佛是自己去拜见那样欢喜。记得临走时,小禅冒昧地请吕先生唱一段,先生只微微迟疑便唱了《锁麟囊》中的“团圆”一段,让小禅抱着先生流下泪来。下了楼,先生一直在阳台上目送着小禅,轻轻摆手。
    忽然传来吕先生仙逝的噩耗,先是惊愕,随后是空落落的怅然,想起先生留下的那为数不多的几段视频,竟成绝唱,不禁潸然。想必,小禅惊悉,定是“鲛珠化泪抛”了。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