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围炉夜话忆当年

2018-10-24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紫 箫
    气温渐低,不胜寒凉。添衣的同时,首先想到的便是从前那一盆红红的炭火。黑黑的木炭在火盆里恣意地燃烧,不时“噼啪”爆出几个小小的火星。一家人围坐在火盆边,说说闲话,那份融融暖意,从身体一直暖到心底,是一生都无法忘却的记忆。
    小时候生活比较清苦,连一件厚点的大衣都没有,更别说是空调、各种取暖设备了。冬天一到,便是彻骨的冷。白天尚好,可以追着太阳索取温暖。到了夜晚,只能烧一大盆炭火来取暖。入夜,忙碌了一天的家人放下了所有的疲惫,围炉而坐,一边烤火,一边说着闲话,时间就在温暖、宁静的气氛中不知不觉地悄悄流逝。老人们喜欢就着炭火烤茶喝,以茶为佐,反复地讲他们年轻时那些发黄的经历;而我们小孩子则是喜欢就着炭火烤饵块吃,烤得香香脆脆,再涂上酱油辣椒或是腌豆腐,咬上一口,香香辣辣的滋味便在唇齿间弥漫开来。
    那时候物资匮乏,人们的物质欲望很低,一点点东西便能带来极大的满足。一杯清茶、一盘瓜子能让整个夜晚不再无聊;一盆炭火、一段闲话,便能让整个冬夜变得格外温暖,而且,温暖的不只是身体,还有心。而在若干年之后,当我们兄弟姊妹成家立业时,木炭已经渐渐退出了我们的生活。
    春节,到亲戚家去,发现他家客厅里居然燃着一大盆炭火,是机制炭。暖暖的,满室生辉,让人坐下就不想离去。一位长者硬是要亲自给我们烤茶喝,说是尝尝他的手艺。我喝了一小口,味道一如从前那样清香,微微的苦中透着一点香。可是,怎么就感觉少了一点什么东西呢?
    记忆中我小的时候,奶奶也经常这样在炭火上烤茶。那时候人们烤火,为了不浪费木炭,总爱在火盆边温一壶水,为了稳固,旁边还搭上一两块砖头。我太小,喝茶没我的份,奶奶总是说小孩子不能喝茶,我便只能呆呆地坐在火盆边看她忙碌。奶奶慢慢地喝过几道茶,壶里的水也热了,倒出来正好可以洗脸脚。每夜临睡前,奶奶便要用灶灰小心地将炭火覆盖起来,这样,第二天早上扒开的时候木炭还在燃烧着,加上点木炭就可以接着烤火了。
    自奶奶走后,家里年年冬天也依然要烧一盆炭火取暖,只是再没人就着炭火用小陶罐烤茶了。家里人喝茶也都是撮几片茶叶用开水泡了喝,这种方式简单便捷,但是少了用小陶罐烤茶的乐趣。
    冬天,天冷了的时候,我用取暖器取暖,洁净无烟,却独少了那一份全家人围炉而坐的热闹与温馨。偶尔忆及当年,我也会去市场上买一点饵块、糍粑来用取暖器烤着吃。饵块、糍粑仍然是当年的味道,只是再也吃不出当年的香味和感觉,正如一首歌里所唱的“幸福的味道原来是那么真实,只是为什么就这样,一天天消失……”
    我想念那一盆红红的炭火,想念逝去多年的奶奶,想念长大后离家在外地工作的弟弟妹妹,想念到大理定居的父母,还想念我们再也回不去的从前。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